小小年糕

[青奇]猫的报恩(下)

叶青是一只很奇怪的猫。

表现有两点:第一、他不吃猫粮,对于人类的食物,也只是偶尔吃上两口。第二、一天中的大半时间他都在睡觉。

虽然猫的确嗜睡,但也没听说有哪只猫会从早到晚睡个不停。再联想他会说话的特质,叶青究竟是不是一只猫还是个问题。

我忧心忡忡,妹妹却没有丝毫察觉,只顾着逗猫。幸好她还要上学,在家里的时间不长,偶尔周末回家见叶青和我吃相同的饭菜还怪我太娇惯他,结果一扭头夹了鱼块就喂叶青。

对于这种被猫结界笼罩下的降智打击,我算是抵抗出一点心得。可一旦叶青不和我在脑海中交流,只是单纯用猫语冲我喵喵叫几声,我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明明已经给他铺好猫床,甚至都在脑海中用人类的语言和他谈好,结果再回神他还是趴在枕头上,只给我留下一小半位置。

几次下来脖子实在是遭不住,我又买了新枕头,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叶青只睡我枕的那个枕头,逼得我最后不得不换成长长的双人枕才大概把问题解决。

虽然叶青有这么多奇怪而又麻烦的习惯,但和他睡有一点好处就是能极大提高我的睡眠质量。我从小睡眠质量就不好,总是会做一些自己也想不起来的噩梦,导致第二天没有精神。自从遇到叶青,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据此妹妹还煞有其事提出养猫能缓解压力之类的理论。

当着妹妹的面我没说什么,她一走我就跑到叶青面前问他,叶青却只是甩了甩尾巴,又趴了下去。

知道无法从叶青这里得到答案,我便打起了清醒梦的主意。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试图控制梦境的走向,想将噩梦变成美梦,不过结果却不太好。现在我准备重新启动之前被我废弃的计划——只要在出现不好征兆的第一时间停止撬梦境墙角的行为就可以了。

计划进行的相当顺利,可以说是毫无阻力。等我回过神,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张褪色的照片里。用褪色照片来形容眼前的景象的确不太合适,毕竟照片是二维的,而我是三维的。想到这里我抬头,确定自己还是三维的状态,而身上的颜色也还是很鲜艳,并没有变成和周围景象一样的黑白二色。

这让我稍微宽了心,环顾四周开始打量起来。我正站在类似于客厅的正中央,不是我们家的客厅,而是一个更为破旧陌生的大客厅。视线正前方是一扇窗户,因为贴着窗纸的原因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咔嚓……咔嚓……

鞋底和碎玻璃摩擦发出的声音传到耳边。我绕过翻倒的皮沙发,来到窗前。掀开破碎的窗纸,透过半碎的玻璃,我看到一片灰色,只有灰色。我直觉被这灰色所隐藏的应该是天空楼层和地面,自己所处的房间也并非是在底楼,而是在更高一点的楼层,然而却对这没来由的直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沙沙沙……

身后传来沙子流动的声音,我回头,视野中的景象没有什么变化,客厅还是客厅,只是那在饮水机后的黑色通道似乎更深沉了一点。

走过去,我犹豫着是直接伸手触碰那黑色而深邃的通道还是就地找个道具测试一下。这里太安静了,我甚至都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虽然梦境不讲逻辑,但我仍然感到有一股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侧转身,眼前的景象和之前依旧没有区别。满是灰尘的地面、翻倒的沙发、压倒在地板上的大书柜……

我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之前我踏过的那些碎玻璃呢?

顺着记忆中碎玻璃的痕迹抬头,我看到半碎的窗户,在那半扇已经碎成蜘蛛网状的玻璃里,倒映着一个漆黑人影,那估摸是嘴唇的部位咧开,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猫的牙齿。

“喵——”

我睁开双眼,那古怪的猫的叫声似乎还残留在耳道中。用力拍了拍耳朵,便感觉到一阵注视。抬眼看去,毫不意外地对上叶青那双深沉的红眸。

“呼……叶青,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这样看着我干啥啊……”我一边抱怨,一边顺手扭开床头灯,准备取矮柜上的水杯。

……咦?

我端着水杯的手放下又抬起,如此几番后,终于确定我面前的叶青的确有了些变化。

“你……你染色了?”

一声嗤笑在我脑海响起。叶青优雅地抬了抬灰色的前爪,舔了舔不知何时伸出来的同样颜色的尖尖利爪。我伸手戳了戳那盘在身周的灰色尾巴尖,被突然甩起来的毛绒猫尾打在手背上。

“你……该不会是吃了我的梦境里那些灰雾染色了吧!”

我还是很诧异,没有多想就开口道。又是一记猫尾甩打在我手臂上,叶青抬头,红色的眼眸还像未蒙尘的宝石般璀璨。

“睡得好就行,别管这么多。”

他算是承认我这段时间良好的睡眠质量都出自他手了。我有些感动,又不知道应该如何报答他,索性直接问了出来:“那我以后天天钓鱼给你吃?”

“不用,吃你就饱了。”

……这话实在是太有歧义了,果然叶青不是人类。我一边感到欣慰,但同时也有些莫名的沮丧。想要教他一些人类的常识,但在对上他的红眸之后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只能长叹口气,关掉灯重新睡下。

之后几天我和叶青的关系变得有点奇怪,应该说是我单方面做不到自然面对叶青。幸好这样的尴尬在妹妹回来后就被打破了。

“哥你怎么给叶青染了个奶奶灰?!”

“不……”我回头,看着在沙发上趴着假寐的叶青,“他本来就是……嗯……本来就是这个颜色……”

“该死的猫贩子居然染色冒充纯种波斯猫!”妹妹义愤填膺,“哥你在哪儿买的,我们找他理论去!”

我拦住她,汗都冒出来了:“叶青挺好的,我不想换。嗯……再说……”我感觉叶青在看我,不自觉变得结巴了,“也没花什么钱……”

……

“我的本色是黑色。吞吃够了梦魇,就能恢复成本色。”

打发走了妹妹,我正想松口气,叶青却突然开口道。消化完他话中的意思后,我只觉脸都要僵住了,看来下一次只能尝试用褪色这个借口敷衍下去了。

希望妹妹不要问为什么灰猫会褪色成黑猫吧。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