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出差工作群已然沦为风景照片分享群,一路上风景太好啦!太好啦!太好啦!看到好几张都是可以得奖的水准,而且全是用手机拍的呜呜呜呜呜好美啊真的好美好美,虽然这一路走来走了有半个长征的路😂😂😂😂

等有网的时候和大家分享,太美了,太美了

哎,公司食堂伙食太好,硬生生胖了五斤。出差乙方准备的伙食也好,葡萄酒也很好喝,就是喝吐了两次被带班的主任指着说小姑娘家家的不会喝就不要喝酒,强硬一点没有人敢灌你。

真的……大鱼大肉特色产品轮着上,明明隔三天就要坐八小时的车还是胖了……肉眼可见的胖了,爆哭啊……

根本没有减肥运动的时间,行程排的很紧,刚赶完材料,都是因为开会从八点不到开到十一点的锅!问题开的还是很有必要的会……

最让人伤心的是……补完材料交给组长后组长才告诉我已经有人帮我把工作做了,是个小伙子,好心人你为什么不在看我的时候说清楚你已经把工作干了哇!

不过也学到了很多就是了,虽然原因主要可能是带队主任不想看到我这么蠢所以要让我跟着他……队里除了我和小伙子外全是各行业的大佬真的很虚啊……

11月游戏进度

11.15
测试到3.1.1.1.2……
从明天开始要出差一个月……神他妈的一个月哦

11.14
……
…………
………………
梦境三第一天黄昏南宫线测试到3.1.1.1.1.2了……
……9选3的自由度太高了,特别是这些9里还有很多小选项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啊(-̩̩̩-̩̩̩-̩̩̩-̩̩̩-̩̩̩___-̩̩̩-̩̩̩-̩̩̩-̩̩̩-̩̩̩)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十三)

目光先聚集在发件人那一栏,上面的南宫耀三个字犹如自带某种致人晕眩的特效,晃得我头晕目眩。可余光已经瞥到信息的大致内容,不容我再逃避下去,于是我又睁开了眼。

这是一条简短标明酒店名称和房号的短信,除此之外还有一条来自于南宫耀的未接来电提醒。我没有给他回拨,只是盯着那条短信看了也不知道多久。

一昧的逃避不是办法,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我关上手机,出了家门。此刻已接近午夜,出租车司机在听到我报上的地名后看了我一眼,我估计他是把我当做什么不正经人了。南宫耀短信中提到的酒店是民庆很著名的豪华酒店,我只在口碑网上看到过土豪游客晒出的图片,并没有亲自住过。

而当我问过酒店前台后,才知道南宫耀预订的房间号正处于顶楼的观景层。

从底楼到顶楼的电梯短的让我不可思议,还没等我理顺脑海中乱糟糟的那一片,耳边便已传来电梯到顶时清脆的“叮”声。

我站在电梯中,没动。直到电梯门自动合上,明亮却没什么温度的光洒满狭小的电梯轿厢,顶层按钮也在一闪一闪的催促着我,我才又伸手按下按钮,看着闭合的缝隙又在我面前打开。

走出电梯,按照已经刻在我脑海中的房间号,我来到紧闭的房间门前。刚把手放在房门上,就听见咔嚓一声轻响,锁上的房门在我面前打开。

“还以为你不会过来。”

门后是南宫耀略显模糊的身影。我没有开口,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成功挤出一个笑来。他又将门打开稍许,我便顺势进入了房间。房间的灯开得不亮,让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呈现出一种朦胧感来。要是往常我可能会感到不安,可今天我却只希望房间能再暗一些,这样我就不用看清南宫耀脸上的表情。

南宫耀可能也是这个想法,不然他不会在我进屋后还保持着这间套房的低亮度。

这个猜测使我难堪又沮丧。

“专家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对吧?”

我抬头看着南宫耀,一时之间没听懂他的意思。南宫耀冲我轻轻一笑,对着电视微微抬了抬下巴,我也就顺着他的动作看向电视。

从被刻意调小了声音的电视机里传来的是关于明星是否应该履行自己作为公众人物引导义务的激烈讨论。节目主持人请来的娱乐界人士分分属南天的公司和另一家公司,双方各持己见,互设立场,争论不休。

我看向南宫耀,他的脸上带着奇异的微笑,见我在看他又向上推了推眼镜。这样的南宫耀让我感到有些陌生,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恢复成我所熟悉的温和表情。

“南宫……”

一根手指抵在我微启的唇边,止住了我接下来的话,也止住了我的呼吸。南宫耀的手指不像往日那样温暖干燥,反而有些微凉,又因为按在这个敏感地方而带出点湿润之意。即使我屏住呼吸,也无法阻挡这暧昧的湿意占据我的肺腔。

房间里的灯开得还是太暗,我只能看到南宫耀大致的模糊轮廓,但他那双隐藏在镜片之下的双眼却还是如点缀在夜空的星子般明亮。

我忍不住想避开他的注视,可那根微凉手指却又在我嘴唇上压了一下,而后,有些模糊的他的身影向我压下来。

“呼——”

刚因长久憋气难受而小小换气的我又下意识地重新屏住了呼吸。一口气就闷在喉间,不上不下地让人心慌。然而更让人心慌的是南宫耀压下来的速度,这是一种缓慢到随时都能停下来的动作,却意外的拥有极强的压迫感。虽然我只要一侧头就能躲开,可南宫耀还压在我双唇正中的那根手指就像是准确点在我的死穴上,让我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我看着象征着南宫耀的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温软的触感透过那根手指传到我的唇瓣上。

南宫耀将双唇印在压住我嘴唇的手指另一侧。

我瞪大眼睛,可过近的距离让我无法识别出他面部的表情,只感觉到镜框的压迫,但就连这点压迫都很快消失——南宫耀将他的眼镜取了下来,戴在我的脸上。

仓促间我只能感觉到这副眼镜的度数可能不大深,因为眼前的南宫耀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失真现象,只是和以往的他略有偏差。而他很快又凑过来,再一次地吻在那根手指上。

隔着一根手指我都能清晰感觉出他唇间微妙的力道,我觉得有些渴,嘴唇也有些干燥,便伸出舌头舔了舔。于是很自然地,我的舌头便接触到南宫耀的手指。我顿了一下,准备偷偷将舌头缩回去,却在这时感觉到那根手指很细微的动。

我停住了动作,而那根手指也不再动弹。我实在是被撩得有些难受,当然也可能是挂在脸上的眼镜给了我安全感,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直接一把抓住南宫耀那微凉的手腕,一点点往下拽。

手指被带着离开了我的唇,我正在心里做建设准备一鼓作气吻上去,没想到南宫耀连犹豫都没有,直接一下就吻了上来。

有那么几秒,我似乎听见他从喉间溢出的轻声的笑,这笑声很熟悉,可没等我捕捉到更进一步的信息,他的吻遍铺天盖地压了下来。

很难想象,南宫耀的亲吻居然会这样激烈到让人难以招架,只是轻啄在我的唇上,就能给我一种喘不过气的错觉。我紧抿着唇,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双唇上,南宫耀的嘴唇柔软,力度也不是特别的重,只是他逮着我的唇瓣左一下右一下的轻啄、时不时灵巧衔起一小瓣唇肉吸吮让人头皮发麻。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十二)

序号应该没错吧(°ー°〃)

——————

在这个谜题被揭开的瞬间,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异常平静。我将手机屏幕凑近到自己眼前,一直盯着那张照片,直到视野中的图像扩大成斑斓的色块。

“呼……”

闭上眼,那混乱到让人头晕的色块还在黑暗中不停旋转。它们毫无规律,速度又快,只是看着就觉得大脑一阵阵眩晕。我用力扶住椅子,勉强站了半稳。椅腿也因此在地面划拉,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我感到更晕了,脚下的地面也变得如波浪般柔软而起伏不定。在即将陷入地面泥沼的刹那,我死死抓住冰凉湿滑的坚硬椅背,一屁股坐了下来。

“咚。”

我的头重重撞在黑色的椅背上,不痛,反而有一种诡异的依靠感。我又将头紧紧贴着坚硬的木质椅背,感受到汗水黏湿了额发,身体也一阵阵发冷,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手机还被我捏在手掌中。汗水将黑掉的屏幕搞得一片狼藉,又是水渍,又是指印。我摇了摇还有些发晕的头,等晃荡的视线恢复平静,这才抬起因用力过度而有些酸软颤抖的手,点亮屏幕,在短信回复界面一个字一个字地点出来——

“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不是一个擅于隐藏的人,南天的这两次行动让我心力交瘁。我讨厌他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更讨厌他发送图片和我玩“看图说话”游戏的行为。诚然他口口声声表现出用照片威胁我成为他监控南宫耀的眼线,可只要用逻辑思维推论一下,就能发现他的借口站不住脚。

我的头很痛,不想再顺着这条线推理下去,索性掀开牌桌,直亮底牌。

“哇!”南天用简短的语气词加上一个感叹号表达出他的惊讶。紧随其后的,是一句亦真亦假的抱怨,“林奇你可真没有一颗演员的心。”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演员的心,更没有耐心听他胡扯,偏偏南天突然像是来了兴致,啰啰嗦嗦打了一大堆自己是如何当好一名演员的,具体包含诸如对剧本的感悟,为角色立小传,以及自己是如何融入角色中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演员的真谛就在于扮演。”最后,他以一句神神叨叨的话作为小结,“但要记住,扮演不代表融入。将自己融入角色的演员无疑是失败者。”

“所以说你是成功的演员?”我无不讽刺回道。在媒体口中,南天从不以实力派著称,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向来都是诸如“鲜肉”“奶油”之类。虽然也有类似“态度端正”的通稿,可作为粉丝经济中的主流,谁都知道南天在娱乐圈立足的根本是什么。

南天的回复几乎是即时就发到我手机上在:“这是当然。”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这条信息里的嘚瑟。我很烦躁,南天总掌握着谈话步调,一次又一次地转移我的话题。

不能再给我或者他逃避的机会。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打定主意,我又重新打出那一句话,发送出去。南天没有回复,我心焦不已,端着手机划来划去也不知道玩了什么。直到手机电量显示过低的提示后,我又一边盯着屏幕,一边翻出充电线,可直到那几寸大小的屏幕重新亮起又熄灭后,我还是没等来南天的回复。

我松了松拳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我的房间没有开灯,当唯一充当光源的手机屏幕的光消失后,我才觉眼睛涩得厉害。我又用力闭了闭眼,等到有湿润感从眼眶渐渐升起后,这才缓缓睁开。

客厅的光透过门缝传到我房间里,稍微平复了我焦躁的心。确认过正在充电的手机没有闪烁信息来时的绿光,又再次点亮屏幕确认确实没有信息,我这才推开房门,走出房间。

“突发消息,大明星南天携神秘友人出现在滨河路!”

一出房门,客厅中电视的声音直直刺入我耳中。我手一抖,眼前突然一阵模糊,可电视中女主持人难掩兴奋的声音还回荡在我的耳边。

“据悉,南天当时玩性颇高,甚至在滨河路玩起了飞车漂移!”

女主持话音一转:“众所周知,滨河路是民庆市著名的景观路,道路狭窄、游人众多,而根据热心群众提供的视频,南天所驾驶的跑车是最新款幻影系列!如此拉风的座驾!如此高超的车技!南天无愧于老司机之名!”

开了个不甚合适的玩笑,电视屏幕上随即出现一张模糊的视频截图。

“啪!”

我快步走过去,关掉电视:“妈,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

听到我这样问,母亲对着我就是一阵絮叨,主题思想还是我长大了,不听话了。我附和了两句,随口找了个借口,顶着母亲有些失落的眼神逃荒似的跑进卫生间。

脸贴在卫生间的镜子上,冰凉坚硬的感觉帮助我重新将理智收回脑海。我本不该这么失态,但我在那张放大到占据整个电视屏幕的视频截图里看到了我——那个虽然戴着蛤蟆镜,但也不难从肢体语言读出僵硬感的自己。

我不知道今晚的事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但我知道在流量当道的现在,作为顶级流量的南天应该有一旦出现在公众场合,就会有被曝光在聚光灯之下的自觉。可他,却在我面前连提都没提到这件事。

曝光……新闻……

他明明知道,作为他哥哥的南宫耀,最擅长捕捉的是什么。

“呼……”

我长出口气,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内心空茫茫的。可我不能表现出来,至少当着父母的面,不能让他们担心。于是我硬是捱到洗漱完毕,笑着和母亲打过招呼后,才回到自己房间。

我没在第一时间开灯,于是黑暗中绿色的闪光就更明显——那是手机收到信息时的提示。

我发现自己心情意外的平静,就是伸手去拿手机时拿空了好几次。没办法,我只能起身去开灯,结果在摸黑时撞到了膝盖。

“嘶——”

扶着床头,艰难挪到床边。忍着模糊的视线,我伸手捞起还连着充电线的手机,闭上眼划开了屏幕。

脑海兀自眩晕着,我又等到那股一直盘旋着的眩晕感消失,这才睁开眼。手机屏幕已经自动暗下去了,我又点了两下,点开了那条新信息。

[青奇]乱叫哥哥的后果(下)

拖了这么久……终于!https://m.weibo.cn/3284796794/4303865425187250

10月游戏进度日志

10.14
吴灵刘淼像素图制作完毕
……被抓壮丁,会有九天!摸不到电脑!惨!
感觉这九天可以日更😂😂😂😂

10.8
添加对话中……

10.7
随机变量并不能解决遇到的问题,最后还是用的穷举法……
心好累……

看无双看了一大半时狂萌画家/少爷x李问,看到结局索然无味。如果说反转前能狂写这cp十万字肉文,现在最多写一万字肉了……

……日,真结局画家太渣了!太tm渣了!真的疯狂渣!!!

如果没反转,我敢保证这cp热度至少要比现在多十倍!!!!!互动真的疯狂好吃啊呜呜呜呜

————————
去各网站逛了一圈发现我和大家对剧情的理解好像不一样😂😂😂😂😂

以下剧透注意








难道真相不是画家换了李问的脸伪装成李问吗????不然结局画家不会和秀清说干他们这行就是要伪装成别人么,还让秀清选脸,合理怀疑画家之前肯定换过一次脸了啊!!!

交了男朋友才知道,从入职到现在两个多月时间,有好几个人到人事部打听过我的情况……

拜托,要追我请正大光明出现在我面前好吗,至少让我知道啊,暗中到人事部调我档案算什么事嘛┑( ̄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