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弹丸A2]百万鸦币的爱情

桥本x空

纠缠着桥本同学就是很有意思嘛

——————


“我说啊,你雇佣我一天,就是为了在岛上……捡垃圾?”桥本挠挠头,本就无精打采的身姿更是无聊到堪称颓废。


空认真反驳道:“不是垃圾,是鸦币。”


没有你,就没有人和我抢鸦币了。


桥本从空的眼神中读出以上讯息。


“嗤——”灰发男人不客气笑出声来,“就算小姑娘你运气好,今天把这座岛的所有鸦币都捡干净,可别忘了下一座岛屿上又是遍地的鸦币。”


“那个时候……”他突然凑近,唇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你可没有足够的钱雇佣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把全岛的鸦币都搜刮干净咯。”


空没有被桥本的虚张声势吓到,反而上前一步,仰头直视高她大半个头的男人:“咱们走着瞧。”她顿了顿,不甘示弱吐出三个字,“灰毛男。”


“喂,白毛女,胆子大了嘛。”


空没有理会桥本的挑衅,继续在这座岛的各种边边角角搜刮。


“你就这么缺少鸦币?”


桥本挠着头,全然一副没话找话的样子。


空不说话。曾经的她当然不缺少鸦币,不说日常在岛上寻找到的这些,单凭通过学籍裁判后给的丰厚鸦币奖励就足够她过上好一段时间。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鸦币就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挥霍了出去。


要在各种各样的扭蛋中抽到心仪的礼物、要在学籍裁判前买到适合的技能……


当然还有……和桥本同学的聊天费。


空这才后知后觉领悟到,自己的鸦币竟然前仆后继进了桥本的腰包。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空痛定思痛,决定开源节流,让自己的腰包再次鼓起来。可是扭蛋不能不抽,桥本同学喜欢的礼物昂贵又危险,就算在扭蛋里也很难抽到;技能不能不买,桥本同学在学籍裁判中几乎没有发挥过作用,自己一个人单抗不填充好技能实在是不好过;聊天不能不聊,不和桥本同学打好关系的话,就没有优惠了……


这边空在犹犹豫豫,那边桥本却不带丝毫犹豫的将空的鸦币尽数笑纳。


“那么大小姐还要到岛的哪个地方搜刮呢?”给足鸦币的桥本异常好说话,甚至还破天荒为雇主提出自己的建议。


“鸦币多的地方。”空顺口回答。


桥本毫不掩饰自己勾起的唇角:“我这里有一份全岛鸦币分布地图。”


空再次停下脚步,深吸口气,转身面对一直和她保持相对距离的桥本上倍:“你……是不是另外有个称号?”


桥本挑眉:“又怎么啦,大小姐?”


“你是不是叫做超高校级的商人?”


“哈哈哈!”桥本大声笑出声来,“你这话,如果让凤照屋听到,那可就要翻天了。”


空很认真:“我觉得你比他更像超高校级的商人。”


桥本收敛了笑容:“小姑娘,虽然我从不认同黑白鸦给我起的所谓超高校级掮客的称号,不过我和商人,是彻彻底底的两个东西。”


他没有再为空解释掮客和商人的区别,很快转移了话题:“怎么样,我手里的这份地图,你需要吗?”


“不需要。”


空摇头,束成一缕的长发因她的动作轻轻摇晃。


“随便你。”桥本耸肩,又不死心的以一种过来人身份循循善诱,“小姑娘你要明确自己的目的,在鸦币和效率之间找到平衡点。不能因为找鸦币耽搁了调查的正事。”


“我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空这样回答,“像桥本同学这样的危险分子,必须时时刻刻放在我面前。”


“哈!”桥本嗤之以鼻,“爱财如命的空大小姐四处搜刮鸦币,总不可能是为了我吧。”


空认真答道:“搜集鸦币是为了能更多的雇佣桥本同学。”


身后的桥本上倍安静下来。空不管他,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仔细搜索着岛上的鸦币。走出一截路后,她停了下来。


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


不知道桥本上倍又在闹什么别扭的空只好转身。灰发男人远远站在她身后,丝毫没有向前一步的动作。


空又只好折返,站到桥本上倍面前:“桥本同学是走多了脚疼吗?”


百试百灵的激将法这次没有起到作用,男人紧紧皱着眉,看着空,就是不说话。


“桥本同学。”空不得不出言提醒,“雇佣时间还没结束,桥本同学应该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我给你鸦币,结束这次委托。”


“不可以。”空断然拒绝,“桥本同学这样做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


“我之前告诉过你吧。”桥本上倍认真起来的时候,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接近我是没有好下场的。我也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你花费这么多鸦币的地方。”


空眨眨眼,此刻她像是学神附体,福至心灵蒙对满分答案:“我……想要更多了解桥本同学。”


“哈?”桥本上倍挑起眉,斩钉截铁道,“你了解我的程度已经足够了。不要再继续下去。”


他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故意俯身将空笼罩在自己身影之下:“听话,生活在阳光下的超高校级小猫咪。”


空没有去看桥本,而是盯着他那条晃晃荡荡的红色领带,本能抢在理智之前,等空回过神来,那根红色的领带已经被她拽在手心中。


她抬头去看桥本,正好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讶,但很快,那张脸上的表情又被夸张的冷笑所取代。


不能输!


行动再一次快过思考,抢在桥本上倍吐出讽刺话语的前一秒,空用力一扯手中领带,整个人顺势扑进桥本怀中。


桥本上倍的身体僵住了。


早就想出相应对策的空再一次抢在桥本啐出毒液般话语前,将头从他坚硬胸膛移开,伸手在他胸口拢了拢,帮他扣上黑色衬衫的纽扣。


“我们都还未成年,你总是穿成这样在我面前晃,会让我很困扰的。”


话音刚落,空发挥自己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在桥本上倍从僵直状态脱出前,顺利溜到黑白游艇上。


呼……桥本同学应该不会蹲守在寝室门前吧。


特意待在餐厅的空有些心虚的想,随后又为如何找到更多鸦币发起了愁。


下次再好好搜搜桥本上倍同学的身体,至少要把鸦币地图搞到手。


空悄悄握紧拳头,暗自下定决心。


剧透注意

花三天看完了A2三章学裁汉化

感想如下


1.选了四次凶手可还好


2.奏姐大佬,牛批


3.整场学裁前半场是桥本的一带一路,后半场是空姐桥本的双带双拉,全程是奏大佬的carry,其他人负责喊666


4.空姐,快用你无敌的桥本上倍想想办法啊


5.虹上真是天字一号奏姐舔狗


6.以前天天在那里骂我,现在知道跑过来跟我套近乎了——空桥你们这是在打情骂俏吗!!


7.你们博伊德选人用人都不经过任前培训的吗,让虹上双杀???三王寺你在搞笑吗


8.看空日常攻略音之小路姐妹时,总感觉空姐下一秒就要over了


9.奏大佬计划天衣无缝,没想到天降横瓶


10.用xx丰胸和拿上医疗箱这两点真是猎奇恐怖又强无敌。


第三章学裁出了!六个小时!不说了我去看了!奏姐这章要继续carry全场吧!桥本大佬不能再划水了吧,搜查都认真起来了,学裁也认真一点点嘛


[弹丸A2]售后服务

  #桥本x空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进度是……苦等汉化的第三章学裁,有关空记忆的描述全乱猜的,别信。以及,啃了生肉的小可爱不要剧透哈。


  ------------


  这是行驶在去往某一座岛上的路途中的某一天。


  咸腥而湿润的海风轻而易举占据了黑白游艇每一处,驱散了前一个热带岛屿留下的气息与接踵而至的紧张,也同样驱散了自事件发生后便萦绕在大家身周的血腥味。


  “唔……”


  空躺在自己的床上,腹部传来一阵一阵难以忽略的痒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后,空终于撑起身,掀开自己的水手服下摆。柔软小腹上,有一条约莫两厘米长的红色痕迹,鲜红色的新痂如同一块棱形宝石被镶嵌在少女白皙身体中。


  而现在,这块红色的棱形宝石正源源不断向外散发出火山般的热度。


  “好烫……”


  依据空仅存的医疗知识判断,这个伤口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更进一步的判断,却超出了她的知识储备范围。


  “还是去一趟医务室吧……”


  虽然去了医务室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但只是躺在纯白色的医疗床上就会有被治疗着的错觉。


  空是这么想的。


  结果自我暗示完全不起作用嘛。


  医疗床硌人又冰凉,以白色为主的装饰更是不存在一丝温度。空安静的躺在上面,倒是没有什么后悔的情绪,只是觉得腹部的刀伤又痛又烫,身下的床板又硬又冷,实在不是一个适合休息的场所。


  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现在又撑不起身体回到温暖安静舒适的个人宿舍,钻进宽大的被窝。


  空只是感到有些遗憾,也没有将脑海中的行动付诸于现实。毕竟对于过往的一丝一毫,她完完全全都没有记忆。


  空,就是空白。


  生病了需要去医务室,是桥本同学将她刺伤后在医务室醒来时获取的经验;不舒服时可以躺在宿舍床上睡一觉,是将晕倒的光目同学送回个人寝室时获取的经验;可如果又生病、又不舒服,那么应该怎么做。


  没有观摩过旁人做法的空是茫然的。


  从空岛诞生的一张白纸,和同为超高校级的大家共同经历过一场又一场并不平静的旅程,不断在这张纸上填充着迥异的颜色,直到形成一张完整的、崭新的画纸。


  然而现在的这张画纸,颜色太过单调、空白仍有不少。


  所以应该怎么做呢?


  想不出来的话,闭上眼睛休息就好了吧。


  可是疼痛……


  果然还是要先止痛吧,不然会影响到睡眠质量。


  从虚无的黑暗回到炫目的白色现实世界,空半撑起身,盯着被衣服遮掩住的伤口。她的目光专注,看着浮起些微褶皱的布料仿佛在看世间最让人苦恼、又让人着迷的难题。


  先要把伤口暴露出来吧……


  这样想着,空小心掀起自己的衣服下摆,整齐的卷到肚脐之上,打了个小小的结。


  然后,就如同被按下制动装置的机械,空的动作停止了。


  她微微侧头,耳朵轻轻动了动,然后猛然抬头——


  倚在门框旁边的,正是造成她受伤的凶手——桥本上倍。


  “我能拜托这位爱美的小姑娘不要霸占医务室宝贵的空间,回到自己房间照镜子吗?”


  “我能拜托这位抽烟的小先生能有点身为男士的自觉,在女士面前将烟熄灭吗?”


  “哈?”


  伴随着像猫科动物一般拖拉而沉重的脚步声,是缓缓袭来、仿佛能将整个空间浸透的浓烈烟草气息。


  空毫不畏惧:“所以桥本同学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地试图向我施压吗?我可不吃这一套。”


  “闭嘴吧。”


  桥本上倍的目光缓慢而细致的扫过空的全身,最后停留在她腹部的那个新鲜伤口上。


  “啧。”他掐灭了烟。


  然后……突然靠了上来。


  被烟草的气息所包裹,但是空还能正常思考。她冷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桥本浅灰色的西服,和那根永远都不会好好系上,拖拉着半插进口袋里的红色领带。


  温暖的海风吹散了烟草的气息,桥本打开了在空身后的舷窗。


  哒哒哒。


  脚步声逐渐远去,随即是哗哗的水流声。


  空抬头注视着桥本似乎永远都学不会端正挺立的背影,看着那浅灰的背影在消毒台旁无规律的晃来晃去,然后他转了过来。视野中,点缀在对方暗色西服上那抹长长红色越来越大、越来越显眼。


  在空的注视下,桥本将一瓶透明药水挂在输液架上,确定了软管及一系列配套工具的使用性能后,伸手就来抓空的手臂。


  空躲开了,警惕的盯着桥本。


  “自己扎。”


  甩下这一句话后,桥本放下手中的针头,药水在针尖凝成小小的一滴,又在重力作用下荡落在地面,很快便汇聚了一小滩。


  烟草味变成了消毒味。


  空看看滴滴答答往下淌着药水的针头,又抬头看看桥本——对方已经安稳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拖过来的看护椅上,低头看起书来。


  脑海中不存在任何医疗常识,空无法对现在的情况作出判断。她拿起针头,有什么被镇压在脑海最深处的东西蠢蠢欲动。就好像……她曾经做过类似的事,只不过,视角不对。


  空犹豫着将针头贴上腕部皮肤,冰凉的触感让她想起了海。不是阳光照耀下如翡翠般漂亮的海,而是……更冰冷、更寂静、更绝望的深海。


  滴滴答答。


  是消炎的药水一点一点滴入她身体中的声音。


  滴滴答答。


  是沁骨的冰碴一点一点蔓延到她全身的声音。


  药水在血液中混合,又在血管中沸腾。


  “……海。”


  完全是无意识的,从空口中发出的单词。


  温暖而和煦的海风吹拂在她脸庞,将空从毫无意义的幻境中唤醒。


  冷,从手腕蔓延到整条手臂的冷。


  这样下去,会降低战斗力的。


  “手,冷。”做出正确判断后,空主动开口。


  陪护椅上的桥本仍旧低着头,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书上。


  “手,冷。”空再次重复。


  桥本的动作一次都没有变过。


  空皱着眉,盯着桥本的侧脸几秒之后,突然伸手探向被他摊在膝盖上的书——


  唰——


  手指的动作被泛起的尖锐银光止住,凉意从指尖袭来,随后是轻微的刺痛。桥本终于将目光移到她身上,空也同样回望着他,在两人目光交汇之处,一滴鲜红色血珠顺着刀尖滴落在洁白书页上,刺目无比。


  “手,冷。”空最后重复道。


  “麻烦。”桥本从进门开始皱紧的眉就没有松开过,他看着已经回流了一大半软管的红色血液,一把抓住空的手腕按平在床沿上,“瓶里药水输完之前,不要动。”


  “哦。”


  桥本又看了一眼满脸平静的空,不耐烦砸了咂舌,但最终还是伸手调缓了药水的流速。


  “浪费我时间……”


  他的声音很轻,几乎让人听不见。


  “委托还没有完成。”回想着和桥本同学短暂的几次相处以及他的超高校级才能,空试着以他的思维来进行对话,“我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交易没有结束。”


  “哈?”桥本挑眉,“你什么时候学会思考了?”


  “成天睡大觉的懒鬼可没有资格说我。”


  “真应该把你打晕再履行交易手续。”


  “谢谢,我不像某人,脑子里除了睡觉什么都没有装。”


  “我也没看出来你脑子里除了睡觉还剩下什么。”


  “好了,不要打扰我。”


  空还想怼上几句,桥本却在甩下这句话后,重新将目光移回书页。他很自然地将手指按上靠近书页边缘的血滴,遮住那滴刺目的红色,继续开始阅读,任凭空怎样挑衅都无动于衷。


  桥本同学果然无法正常沟通!


  闭上眼睛时,空又一次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


  一个一章所有自由行动全睡过去的睡神空同学,一个一章学裁、二章搜查、学裁全睡过去的划水大神桥本大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青叶灵异事务所]私人教练(一)

#淼奇

#有肉

#本来是春节贺文的,结果……拖到现在,终于被虾催出来了_(:з)∠)_

——————


“怎么样,林奇,你考虑的如何?”


我看着刘淼高大健壮的身体,内心的不服输被激发起来,想都没想,便痛痛快快应下:“好!”


“不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他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背,我表情一僵,以极大毅力控制住没有痛呼出声——


总有一天,我也会拥有像刘淼一样健壮的身体!


“哼哼……”古陌一盆冷水浇下,试图打击我的雄心壮志,“小林奇,是游戏不好玩还是编程不精彩,非要和呆子学习练肌肉?”


我瞥了他一眼。


“我可不想过个十几二十年,就变得像某人一样爬个楼梯都气喘吁吁。”


“作为后勤人员适当锻炼的确是好事,毕竟不是每一次事件都有人拉住你一起跑。”


南宫耀加入战场。


我硬生生扯出一个笑。总不能告诉南宫耀就是在年兽事件里被他拉着手逃跑后,我就萌发出健身的念头,结果不是这里有事就是那里不行,这一拖就拖到刘淼被救出。


不能再当咸鱼了!


抱着破釜沉舟的念头,我干脆趁着四人都在的场合,向刘淼提出想要向他学习健身的想法,为的就是不给自己反悔的余地。


刘淼果然痛快答应下来,并当场制定出一系列的训练计划。我拿着那薄薄的一页纸,眼前阵阵发黑,可自尊心无论如何都不允许我当着青叶众人的面说不。


“强度过高的锻炼之后肌肉会酸痛。这是一些缓解肌肉酸痛的精油。”


吴灵递给刘淼一小瓶液体。


这种东西为什么不给我?


我盯着吴灵。吴灵坦然的回视,我反倒被她盯得不好意思,燥着一张脸移开了目光。


“那林奇我们的训练就从明天开始吧。”


刘淼报出一个地址,让我明天下班后就到这里。我用手机记下来,并随手在网上一搜,发现这是民庆市一家颇有名气的健身房。


专业的场地、专业的教练……


我的脑海中已经开始畅想自己练出肱二头肌和八块腹肌后完美的身材。


到时候拍张照,羡慕死古陌这种白斩鸡死宅。


我洋洋得意的想。


第二天整个白天我都是在对未来的畅想中度过。一下班我便迫不及待打了个车直奔健身房。


这个健身房位于市中心,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站在电梯里看着张贴在轿厢里的精致海报,我不禁心神荡漾。


在刘淼的训练下,我一定能练出最完美的身材!


一出电梯就是健身房硕大的标志和前台,而刘淼就站在前台里。


“哟,林奇。”


他冲我笑,八颗整齐的白牙晃得我刺眼。


“你……”


“用了些小手段,把人都疏散了。”他看着我,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已经付过钱了。”


我顿了顿,还是没有开口问他所谓的小手段是什么。


“哈哈,我是觉得在人多的地方,林奇你的锻炼效果可能不会很好。”


我当然听出他话中的潜台词,他是怕我被高强度的健身压垮,当场出丑。


“不要小看我!”我自信满满反驳他。


刘淼却只是冲我笑。


“那今天就先按照单子上的目标尝试一下吧。”


…………


“呼……哈啊……呼……”


我躺在健身房光洁的木地板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根。夏秋交界的时节,健身房里的空调还在尽职尽责运作,听着耳边传来有规律的呼呼风声,困意涌上我的心头。


“林奇,来喝点水。”


我的眼前出现一只健壮的稳稳抓住一个水杯的古铜色的手。


那只手的手指修长、线条流畅,肌肉结实,从小臂到胳膊没有一丝赘肉。我看着心生羡慕,又想自己这样练要练到猴年马月才能拥有这样的身材。


“怎么啦?”


刘淼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明明是和我一起做的相同的运动,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汗水,就好像这样的运动对他而言只能算是热身。


我咕噜噜吐出一连串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内容的含糊话,然后便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固定到头顶遥远的洁白天花板上。


“你还好吗?”


刘淼那张脸又重新占据我的视线。


我气恼的看向他,又在空调凉风的吹拂下眯着眼,昏昏欲睡。


“林奇,要睡回家睡,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恍惚间,我感觉到刘淼摇了摇我的身体。我不为所动,闭着眼继续享受微微的凉风轻拂过我的身体和从身体深处传来的直击灵魂的疲惫。


空调嗡嗡的声音消失了。


不间断拂过我身体的微凉风也消失了。从体内源源不断升腾而起的热度覆在我的皮肤,盖住我的毛孔,难以忍受的燥热和干渴烧得我双眼发烫。


“刘淼!”


我不得不睁眼,算是体验到跋涉在沙漠中的旅人到达绿洲,清风吹过时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了。


“林奇,你不能再吹下去,会感冒的。”


刘淼那张脸还在我视线的正中,他一脸的担忧,我却只想远离他——他的身体太热了。


“水……”


用合理借口支开他后,我干脆一个翻身侧躺着蜷缩在一起,这样刘淼就不能靠近我,将他的体温传染给我了。


“唉,林奇你……”


冰凉的柱状物碰到我后颈,我舒服的向后一靠,那瓶冰镇矿泉水却又离开我身体的触碰范围。我不死心的伸手向后摸,摸到刘淼像是火炉一样滚烫的手。


“你起来我就给你水。”


他的声音听上去恍恍惚惚,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受不住水的诱惑,我用手臂摇摇晃晃撑起上半身——不使力还好,一使劲我的手部肌肉就像是被卡车碾过那样酸痛又无力。


我又摇摇晃晃侧躺回地面。


“真的那么累吗?”


听到刘淼的嘀咕,我在脑海中重重点头。嘴唇开合也想发出声音来,又因为困倦疲惫放弃了说话的想法。


反正刘淼肯定能猜出我想说什么的。


正当我同样疲惫的身体赞同大脑的推论时,我感到刘淼将我翻了过来。


“运动过度的话,试试灵给的精油吧,听说有活血的功效。”


他开口对我道。


[全球高武]关于三修的xx事(一)

#短篇,原作你们都三修多少次了!

#王金洋x方平,李寒松x方平

——————


“铁头,你他妈就是个乌鸦嘴!”


方平靠在空旷大殿的一根红柱上。他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视线还是一阵模糊。


“别骂了……”王金洋低声道,他站在一旁,身形挺拔,只是头微微低下,盯着面色惘然而又愤怒的方平。


“老王……你说!”方平愤愤不已,他摇摇头,试图驱散脑海中愈演愈烈的晕沉感,“这个大殿!它看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正经!”


“是是是……”王金洋点头,以方平现在这个样子,还是顺着他的话来说比较好。


“所以嘛!”方平越发的激动,那本就白皙的面颊泛起一丝红晕,“我挖了一点点玉石,也不过分吧!”


“不过分。”被一拳轰到大殿另一边的李寒松晃荡着走过来,插话道。


“咳……”看着方平扶着红柱摇摇晃晃想要站起来再给铁头来一下,王金洋迅速转移了话题,“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


沉默。


沉默在空旷的大殿蔓延。


“呃……要不我俩转过去。”仗着头铁,李寒松提出来一个建设性的提议,“方平你……嗯……解决一下?”


被越来越激烈的绵软支配着无法动身的方平抬起头,愤而瞪了一眼李铁头。京武的状元郎挠挠头,回以一个无辜而淳朴的笑。


“现在离开界域之地回到据点,路上耽搁的时间太多,变数太大,而且我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三人中最靠谱的王金洋试图认真分析,找出另外的选择,“如果用几百斤的生命之泉泡着……”


他犹豫着看向方平。


“滚蛋吧,老王。”方平翻了个白眼,“你是想让我精·尽·人·亡不成。”


“唉……”骂完方平顿了顿,又幽幽叹道,“未被发现的界域之地果然不靠谱啊……”


“我是觉得媚宫这个名字就不靠谱……”李寒松小声嘀咕。


方平愤怒的又抬头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明明识字进来后也不提醒他一下,结果现在闹成这样。接收到方平的目光,李寒松挠挠头,识古字这门课程是从小学就开始设立的,也就方平不注重文化课,现在的武者,怎么会连古字都不认识。


“不知道老张的分化精神体能不能炸了这里……”方平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临行前从张涛那里死缠烂打出来的分化精神体,跃跃欲试。


“方平。”王金洋不得不出声制止这个作死永远在路上的家伙,“你只是撬了这里的一块地板砖,就发展成现在这样,如果再炸一大片……”


方平脸色变幻数次,终于悻悻将手里的精神分化体放下:“这个界域之地的主人也忒小气了……”


“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王金洋叹了口气,目光转向方平,“我和铁头到附近逛逛,你……尽快……”


话说到一半,他发现方平没有在看自己。他侧着头,微长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睛,那因为药性发作而泛起的红已经蔓延到他的面颊。


“留……”


后面的声音太小,就连以武者强悍的听觉都没能捕捉到消散在空气中的音波。


“嗯?什么?”现在的方平不太像是他认识的方平。


不会是害羞了吧。


抱着一半想要看笑话、一半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的想法,王金洋凑近了一些。


“我说,留一个下来!”方平猛然将眼睛闭上,可系统上异常状态后的备注还是那样明晃晃大喇喇的呈现在他面前。


“这毒……我一个人没办法解。”


沉默。


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沉默。


“方……方平……”铁头结结巴巴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谁他妈和你开玩笑!”非常奇异的,从刚才那句话一出口,方平就感觉心上的石头一下卸了下来。他半是自暴自弃、半是发泄一般的将自己面临的难题毫不犹豫甩给眼前两位同伴,“我自己搞硬不起来。”


“不是吧……”老王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迟疑,“远古宗派的药这么……嗯……这么……”


“……灵性的吗?”


他在脑海里搜刮了半天,终于找出了这个自认为最适合的形容词。


“滚吧。”虽然脸还是烫得厉害,但方平还是不改往日的伶牙俐齿,他狠狠的磨牙,做出咬牙切齿的痛恨来,“反正我自己就是不行。”


“嗯……那……”铁头似乎咽了咽口水,“道咳……道具可以吗?”


不知是因为极度愤怒还是因为极度羞耻而轻微颤抖个不停的少年的身体顿住了。他缓缓的、缓缓的转过头来,寂静的空间似乎能听到他脆弱的颈骨在转动时发出的“咔咔”声。


“铁头。”方平咧嘴,笑容灿烂,“你再重复一遍。”


“好了好了。”王金洋打断即将发生的惨案,他的视线略微避开方平所在的位置,停在虚空之中,“用手就可以吧。”


方平张嘴想说些什么,几次三番开口又闭上,最终他不自然的抿紧了唇,低低应了一声。


“呼……那这样……”几乎是在瞬间,王金洋开口了。他口齿清晰、语速飞快,仿佛像是演练了千百遍那样熟练,“我来,铁头你负责警戒,快一点。”


“男人不能说快!”方平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待觉察到王金洋幽幽的目光后,他整个人像是被老鹰盯上的小鸡仔,僵直了好几秒后,软软的塌了下去。


“行吧……行吧……”他嘴里嘀咕着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话,垂着头向四周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毫无活力的气息。可当王金洋靠近他时,他又突然抬起头来,直愣愣盯着这位年长他一岁的南武学长,目光亮晶晶的。


方平摇头,像拨浪鼓:“不行,老王。”


”真是够了!”一边尖着耳朵一边又强迫自己数红柱上花纹的李寒松忍不住了,他“蹭蹭”几步来到方平跟前,“你上学时同寝的没谈过这种话题?”


方平还是摇头:“我走读。”


王金洋深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铁头,你捂他眼睛,咱们速战速决。”


玩潜伏之赤途,一周目达成了he新生???

不是哇,我之所以站队旧老板是以为旧老板可以在压力下除掉那个伪军队长,把我自己洗干净的啊???

肿么就……

果然还是应该站队新老板的?

不过感觉旧老板对方别也……挺好的诶……大概我滤镜太深,反正一周目感觉旧老板这人特别可怕。日,旧老板向方别阐述自己心理活动时,我第一想法就是老师我要反悔,我要暗杀他,这人太他妈危险了,结果居然没有听完反悔杀旧老板的选项,唉……

新旧老板两种不同思想,肯定是旧老板对大局威胁大啊,不知道后面有没有杀旧老板的线……

话说有学妹不死的线么,虽然估计是没有啦……

唉,玩这游戏总忧心忡忡军统妹子知道我真实身份,多次想干掉她,结果绑架薛梅后居然是她帮我干掉了她队友……

嗯……看来二周目如果有机会再和她共事,是不是可以稍微的相信她一点点呢挠头

这游戏难倒是不难,就是太虐了,心疼方别,缓缓再继续……

狗屎,真的好虐。理智知道应该选什么选项,情感上就……一边怄一边点那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