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叶奇]今日开始做魔王(中)

  迫不及待……


  嘴角一抽,我忍不住开始怀疑南宫耀口中的乐师是不是我想的那位了。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在大殿中毫无形象地瘫在正中大沙发上的乐师,不是别人,正是古陌。瞧他那副咸鱼样,活像是被编辑上门蹲点被逼在死线前一天拿出成品后的拖稿成性的作家。


  “林……陛下……”话到嘴边,他换了个称呼,“我做了首新曲,快来听听!”


  虽然他的语气是激昂兴奋的,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了无生趣,甚至连起身的动作都没有。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牙痒的感觉,甚至连手也有点痒了。反正这里又不是现实,稍微放纵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吧。


  我弯下腰,伸出手,做了件一直很想做的事情——捏住他的脸颊向两边扯。


  “哎哟哎哟……”古陌的演技太过于浮夸,虽然在叫着痛但那双年轻眼睛中却闪烁着恶作剧得逞之后愉悦的光。想要加重手上的力道,又怕真的让他感觉到疼痛,最终也只能恨恨地松开手指。下一秒,我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


  “林小陛下,您得好好学学尊老爱幼这个词语了。”


  也没见他怎么用力,我便顺着这股力道踉跄着扑在他身上。他的身上有一股烟草和墨水混合的味道,鼻尖压在他衣服上的时候这股味道便更浓郁了。他的手按上我的后背,又顺着脊椎上移至我的后颈,挑开密密的围巾,干燥的手指就这样按上我的皮肤。


  我抖了一下,因为他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摁在颈侧那处青淤的伤口上。


  “啧啧啧,摄政王阁下还真是热情啊……”


  摄……摄政王???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小别胜……”


  “蘑菇。”


  南宫耀突然出声,打断了那个在我头顶絮絮叨叨的懒散声音。我感到那只正在我脖颈咬痕上轻抚的手顿了一顿,随即像是若无其事那般移了开来。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在替我理好围巾后,古陌伸手在我后背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拍,“我的小陛下,就算赖着不起来也不能改变你今日的行程啊。”


  明明是他主动的,现在却反咬一口将错推到我身上,我气打不过一处来,忍不住杵了他一句:“还是乐师呢,心都没在本职工作上。”


 “我努不努力,你不是知道吗?”他这话实在是充满了歧义,尤其是那故意拖长的语调和微妙上扬的尾音更是怎么都无法让人从正常角度去理解。我听到南宫耀咳嗽了一声,更觉面上燥得不行,心上却发誓下一次和他斗嘴的时候,一定要压制住他嚣张的气焰。


  撑着他的身体站起来,还没等我站稳,南宫耀便递过来那张乐谱纸。我盯着古陌,对方却没有一点谦让意识,霸占着大殿中唯一的沙发就是不肯挪动。没辙,我只能站在他面前,就这样看起那张薄薄的乐谱来。


  说实话,对于乐谱我是一窍不通,看着这张纸就像是在看天书一样。古陌应该是注意到我的一脸茫然,没带什么恶意的噗嗤笑了一声。


  “把它给我吧,陛下。”南宫耀从我手中抽出那张乐谱,温和地对我笑道,“我会负责将这首歌曲做出来,今晚您就能在寝殿里听到它了。”


  “快去快去……”古陌挥挥手,眼睛都快眯起来了,“昨晚我可熬了一宿……呼……”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都赖上了那张沙发。


  我盯着快要和沙发融为一体的古陌,那个一直被刻意忽视的念头在心中翻腾——如果他会感觉到疲惫而需要通过休息恢复精力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不是鬼魂,而是人类?要知道从我醒来后到现在见到的两位青叶组成员身上都没有阴气。我不知道是我体质特殊感觉不出来的原因,还是他们原本就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说到底,魔王这个头衔,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是某种高等级的鬼魂,怎么可能和人类和平共处?如果是某种由人类转化而来的“新东西”……


  一阵奇异的芬芳将我从沉思中拉出来,抬眼我便看到一片非常直观明显的花园。


  “花园和大殿的直线距离较远。今日陛下在乐师那处耽搁了点时间,传送能避免迟到。”南宫耀松开拉住我的手,表情温和,“现在还没到陪美人赏花的时间,陛下可以有一段时间的自由活动。”


  南宫耀这话听上去怪怪的。虽然能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我又不是囚犯更不是宅系攻略游戏的主人公,自由活动这个形容总让我有一种自己是一段程序的微妙错乱感。


  “唔……政务……”虽然这样极有可能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但是为了获取这个地方的更多情报,我也只能试探性地提出来。


  “摄政王阁下会处理好一切的。”南宫耀轻描淡写地转换了话题,“不如我来陪陛下散散心吧。”


  ……情况明了,我只是名义上的魔王,被摄政王架空了权利。至于这个摄政王的人选……


  我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并不能自然地笑出来。


  叶青现在……究竟是人还是鬼魂呢?他把我推到幕前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一系列的疑问袭来,我感到自己的头隐隐作痛。一只手按在我的额头上,与此同时,从极近处传来一缕玫瑰的香味。


  “见美人,总不能两手空空吧,陛下。”


  扭头看了南宫耀一眼,他仍旧微笑着看着我,连唇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动。从他手中接过那株带刺的红玫瑰,拿到鼻端嗅了嗅。除了玫瑰的味道外没有其他甜腻的味道,但我还是忍不住看向被丛丛花朵遮掩住的地面。


  这些泥土下面,应该没有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你在看什么,林奇。”在电话里听过无数次的女性声音传到我的耳中。抬眼的瞬间,我的目光对上吴灵那双清冷的眼眸。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