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奇]鬼夫(十八)

  我很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叶青是有脸的。他的五官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黑色的发闪烁着丝绸的光泽,纵然知道这只是我的梦境,但我还是无可抑制地更深陷入进去。


  “我从没发现你是这样的黏人。”


  他的脸上带着些微的无可奈何。我很惊奇,从前的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从他说话的语气来判断他的心情,但现在我似乎发现了一块新大陆——叶青正逐渐向我展露出他的更多方面,即使这只是我梦境中的想象。


  “你不会还以为这仅仅是个梦吧。”


  叶青的话将我拉回现实,消化完他话语中的意思之后,我睁大双眼,抬头看向他,而叶青也正低头看向我。


  “什……什么?”


  我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畅,一时连话都有些结巴。叶青似乎是很喜欢看我窘迫的模样,脸上又浮现出些微的笑意来,我有些羞恼,索性瞪大眼睛回望过去。叶青唇角的笑意愈加明显,我看到他伸出手,头顶突然一重,头发被轻轻揉了揉。


  “我是说,你怎么这么黏人。”


  他揉着我的头发,力道不轻不重,有几丝碎发因此垂到我的额上。抬手想拨开他的手,却被叶青反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梦境中,他的五指很暖和,完全没有半点鬼魂的阴气,更像是未曾杀过生的无辜灵魂。我盯着他的下颌看,看着看着目光就不自觉地瞥向他那薄薄的唇。


  “你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觉察到我的目光,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无可奈何,但还是俯下身印了一个吻在我的额上。


  “我……我们都确定关系了!做点更亲密的事不是应该的吗?!”


  我怔了几秒,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叶青又低低地笑了一声,他的双唇还没有从我的额头移开,这一笑那温热的气息便撩动我的发梢。细碎而让人难耐的痒意从发尾弯弯绕绕地蹿到我的发根,我抖了一下,条件反射想要向后仰,被叶青伸手揽住了后腰。


  “让我抱抱你……”


  他将头搁在我的肩上,头发戳在我的侧颈,又痒又痛。


  是应该一动也不动的让他抱吗,还是应该主动一点伸手回抱?


  还在犹豫的时候,叶青却放开了我。我见他好像要拉开和我之间的距离,想也不想的伸手抓住他的衣服。


  “你……”


  “你……我……我怎么能感觉到你的体温?”抢在叶青前面,我问出了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叶青任由我拉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我讪讪放开拉住他的手,还没有垂下,就被叶青抓在手中。


  “你要离开吗?”他问我。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叶青会突然这样问,但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否定的答复。叶青脸色微霁,我感觉到掌心中他的手指正在慢慢挠动。


  “你……你昨天都没有来看我……”


  即使我的心像是手心一样的酥痒,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有点事。”


  他的回答很含糊,我还想追问两句,被叶青一个吻堵了回去。


  “呼……”


  从梦境中醒过来后,我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头晕的症状已经缓解了很多,只是身体没什么劲。看看时间,恰巧是午饭时分。瘦子他们给我留了纸条,说是让我好生休息,等他们回来带饭给我。不看这个便条还好,这一看我顿觉胃中空空。早上勉强塞进胃中的那几口稀饭早就消化完毕,我按住瘪瘪的肚子,拿着纸杯重新接了杯水。


  回身的时候,桌上便多了一个熟悉的外带纸盒。


  “……叶青?”


  试探性的开口,办公室里便传来清脆的叩击桌面的声音。叶青没有现身,更没有说话。可不知为何,我却觉得这样的叶青让我安心。


  也不是说梦境中的叶青不好,但就是……太亲切了让我感到不自在。


  “叶青,之前的梦境……”


  开口想问叶青刚才的梦境,额头又被冰冷的手指不客气地弹了一下。这是在告诉我不要多问快趁热吃。我为自己陡然攀升的叶青话八级水平感到惊讶,也明白他这是在回避我的问题。知道再多问也得不到答案,我便端着纸杯回到自己的座位。


  打开纸盒,一股清香的气息扑鼻而来。那是一碗菜粥,白到快要透明的粥中点缀着点点青色,配上另一个小纸盒中各种颜色的小菜,看着就很对胃口。


  “你要来一口吗?”


  我舀了一勺滚烫的粥,吹了吹,将勺子递出去。叶青没有出声,我却感到有一股力量施加在瓷质的汤勺上,将那把盛有大半粥的白青色瓷勺送到我面前。


  “点香的话,你可以进食吗?”


  我没有第一时间喝掉那勺粥,而叶青也没有给我回答。


  有空问问吴灵吧。


  打着这样的主意,我将勺子送到自己口中。里面的菜粥有点偏凉,但在炎热的夏日却正好。由于想吃这样的凉粥,在舀下一勺之前我在纸盒中搅了又搅,舀起来的时候还吹了好几下,结果舌头尝到的却还是温热到有些滚烫的粥。


  “感冒刚好,不要贪凉。”


  ……鬼魂的这个能力一点都不友好。


  虽说理智上知道叶青是为了我好,但好吃,特别是想吃又没有吃到的时候,情感上难免会生出沮丧感。当这种沮丧感的成因非因自身所导致时,就极容易生出怨愤来。


  “等我病好了,我要吃冰淇淋。”


  转移负面情绪的有效方法之一是提出新的话题,我还是第一次尝试,目前看来效果显著。其实我也不是想吃冰淇淋,只是想在夏天吃一个冷的东西,结果就直接想到冰淇淋。


  “原味的白色冰淇淋吗?”


  我假装没听懂叶青的暗示,只是用力咳嗽两声:“我还是觉得棒棒冰更好吃一点。”


  “哦——”叶青这声实在是有够意味深长。多说多错,我干脆一句话不说,闷着头吃饭。菜粥香糯、小菜脆口,没两下,我便连粥带菜吃了个干净。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