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奇]鬼夫(十四)

  “呔!”


  瘦子一拍桌子,面上忿忿不平,“叶青这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我将放在桌上的套餐往里推了推,避免瘦子再一拍将其打翻。


  “叶青还会订盒饭啊……”郭玉洁关注点却不在这里,她盯着纸袋中的套餐,似乎是要盯出一朵花来。


  我扯出一个笑,在郭玉洁的手指触碰上纸袋之前挡住她:“还是不要用手触碰比较好。毕竟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


  “就是!”瘦子在一旁义愤填膺,“叶青送什么不好,送盒饭!这不摆明了想让奇哥领便当吗!简直就是狼子野心!”


  “所以林奇,你将这份套餐接到手里,是做怎样的打算呢?”陈晓丘看着我,她的目光敏锐,仿佛能洞察一切,“处理掉?还是……吃了它。”


  “吃……吃吃……吃掉?!”瘦子看我的眼神瞬间惊恐起来,他夸张地扑到办公桌上,挡在我和那个纸袋的中间,“奇哥你不要想不开啊!这可是便当!”


  “叶青给的东西,呃,还是给我的东西,你觉得……我还有得选吗?”我苦笑。


  胖子皱起眉:“奇哥这不像你啊。”


  瘦子也回过味来,他不擅长隐藏情绪,神色中便透出些怪异。眼见着瞒不住,我便只能半真半假地说出我和叶青定契的事实。


  “契约的内容要求叶青得给你送饭?”


  “不是送饭。”我哭笑不得,“应该是要求我的身上得附有叶青的气息吧。”


  “相应的,你准备用什么方法代替叶青身上你的气息呢?”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面对陈晓丘直击核心的追问也只能支吾着试图搪塞过去。


  “我建议你还是先给吴灵他们拨过去电话问询。”最后她这样说道,“我并不是在逼迫你做出选择。毕竟你是独立的成年个体,对事物理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与认识。鬼魂的危险程度我们都清楚,叶青选择和你结契的动机绝对不单纯。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考虑。”


  可叶青想和我结合,不想和我结契。


  这话我只能憋在心里。毕竟是我自己先提出结契的说法,即使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的谎言进行弥补,我也只有咬着牙坚持下去。


  无论如何,出柜,对象还是非人类的男性鬼魂。光是这一件事,就已经够惊世骇俗的。


  ……等到将叶青救回来,再向他们坦白吧。


  做好了自欺欺人的心理建设,我又顺着这个谎言解释了几句,这才在众人的围观之下打开了纸袋。纸袋中是热腾腾的食物,即使距离我接过这个纸袋已经过了十多分钟,里面的食物也丝毫没有变凉的迹象,估摸着是叶青做了什么。


  想到鬼魂的神通广大,我很轻易地接受了这个说辞,再看向这些明显不普通的食物心上未免有了些疑虑。


  “你都打开了叶青给你的东西,还有选择吃或者不吃的必要吗?”第一个出声劝我的居然是陈晓丘。我有些惊奇地抬头,她也回望着我,表情柔和:“既然你已经作出选择,身为同伴的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支持。”


  一旁的瘦子撇撇嘴,夸张地打了个寒颤:“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吃下去的,虽然看起来似乎能吃,不过……”


  “吃下去也不一定会出事吧?”胖子道,“毕竟奇哥和叶青签订了契约,叶青应该不会用这种显而易见的方式对奇哥不利。”


  “所以就是单纯关心契约者?”郭玉洁吸了吸鼻子,“好香,我饿了。”


  瘦子一拍脑袋:“完蛋,耽搁了这么久,食堂估计没饭。”他掏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动,“看看有什么外卖……”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放下手机,讪讪道:“算了,叶青也用外卖,我们还是直接去外面吃吧。”


  “那我呢?”放下分开一半的卫生筷,我抬头盯着明显意动的四人。胖子憨厚地嘿嘿笑了笑,只是问我需不需要带些小吃,半句没提让我随他们一起出去。


  “去吧去吧……”我无力地挥挥手,“记得上班时间别迟到啊……”


  办公室重新恢复了安静。盯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看了几秒,我转过身准备重新拾起那双筷子——那双卫生筷却已经被分开,正齐整地摆放在饭盒的上方。


  “……叶青?”


  我迟疑地小声叫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获得回应。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我探手摸向裤兜中的银质打火机,机身凉凉的,于是我知道叶青就在这里。


  “呃……叶青,没有别人,你……嗯……出来吧。”


  或许是因为脑海中还鲜明异常的昨晚记忆的作祟,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正常地快速跳动着。睁大眼睛,视线却只敢停留在面前的餐食之上。有一股凉意从后方袭上我的脖颈,清清的微风,不同于

空调的滞冷。


  屏住呼吸,有一双手从我双眼的余光里伸出。黑色的西服布料熨妥地贴上苍白的皮肤,越发显得手腕及其以下的五指白得惊心动魄。随着那双手臂的接近,后颈所感受到的凉意更甚,有冰凉却熟悉的重物压上我的脊背,属于叶青的气息逐渐清晰起来。


  我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更近地贴近办公桌,那双手已经完全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修长苍白的十指慢条斯理地揭开装汤的食盒,蒸腾而起的雾气缭绕着那双手,无端给其增添上几分神秘感。我看着叶青的右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柄银勺,他舀起一勺汤,送到我的唇边。


  呼——


  有极细的风从我耳后拂过,唇边感受到的滚烫便成了温热。我试探性地张唇,还没凑上去喝,那把小勺就像是能未卜先知一样,微微倾斜着,将那点温热的汤送入我的口中。这汤尝起来像是菌汤一类,虽然并不滚烫,却也没有丝毫腻味,反而鲜美异常。


  不知道这是原料自带的鲜味,还是叶青做了什么。鲜美似乎还残留在唇齿之间,我舔舔唇,忽然还想要更多。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