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奇]鬼夫(十三)

最近要写一个短篇?剧本,所以只能隔日更了_(:з」∠)_

---------------

  我感到很矛盾。一方面,脑海中的常识告诉我,就算是鬼魂,叶青也不会分身之术,光六号楼里那两颗定时“炸弹”就足以抽去他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况且依我的能力,可以说随时都有可能陷入危险,让叶青时刻关注我并及时赶到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但另一方面,以目前叶青和我的关系……


  “林奇,你想到了什么?”


  赶忙调整了下有些凌乱的呼吸,我打着哈哈:“有人过来,先挂了。”说罢,也不待古陌的反应,我挂掉了电话。


  实时监控吗……


  摸了摸裤兜里不知为何一直都温温的打火机,我感到有可观的热度从皮下蹿出,浮上我的脸颊,就连手掌之下的打火机机身都变得温暖稍许。


  环顾四周,没有人,当然也没有见到叶青。我长长呼出口气,悄悄松开捏紧裤兜中打火机的手——那只手的手心已经出了些汗渍。我又左右看了看,除了紧急出口的门就是楼梯,这才做贼般小心地在衣服上蹭干了去。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那四人还坐在各自的办公位上,时不时地聊上两句,乍眼看去和我出门之前没什么差别。不知是否是做贼心虚,走到自己座位坐下的整个过程里,我总觉得自己被谁所注视着,然而余光却没能扫到任何的异样。


  刚坐回自己的座位,郭玉洁他们便向我说起刚从门户网站弹出的某个荒诞新闻——某对结婚几十余年的夫妻突然翻脸,互相指认对方是陌生人,原以为夫妻双方各自出轨互相推责,然而经过调查,却发现双方都是阿兹海默症患者,并且发展程度近似,所以才导致“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发展。


  “这发展……”郭玉洁有些唏嘘,“明明相爱了这么多年,结果却……”


  “分开他们的不是外力,而是……”陈晓丘停顿了下,“他们自己。”


  胖子不太赞同:“因为疾病导致的记忆受损而分开,这不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意愿。简单将离婚原因归责于他们自己,未免有失偏颇。”


  “只是失了个忆当对方是陌生人而已,难道就不能重新来过吗?”


  我接过瘦子的话:“如果只是一方患有阿兹海默症,你的设定可行。但是双方都患有这个病,他们彼此之间对于时间的概念是混乱的。对于患有这种病症的患者而言,在他们的认知当中,上一秒自己的爱人还是年轻的状态,这一秒却变成白发苍苍的陌生人。”


  “然后他们彼此之间看对方都像是陌生人?”瘦子插嘴,“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


  “谈文瑞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郭玉洁一拍桌子,“别说还真报警了,双方都报警了!”


  和我们这种关注八卦的吃瓜群众不同,陈晓丘的思维方式明显要高出一个段数,“这么多年来,科学界已经对阿兹海默症的发展方式进行了一定的分析研究并研判,但是我们现在知道,灵异是存在的,那么,阿兹海默症的发作就可以有另一种解释了。比如——某种专门以人类记忆为食的能量体。”


  “也有可能不是以人类的记忆为食,只是热衷于将人类的记忆破坏成碎片以方便居住的某种种族?”胖子认真提出另一种设想。


  “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瘦子摇摇头,似乎无法接受从科学频道瞬移到科幻灵异频道的画风。而郭玉洁,则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在一桌子文件的掩护下继续浏览网页。


  这个话题被人为终止了。很快,我们又开启了另一个话题。时间在唠嗑之下过得非常快,一上午就过去了。午饭时间我正准备跟随大部队去食堂开伙,怎料突然接到外卖的电话。经过食物鬼的事件之后,对于外卖一类我实在是心有余悸,但外卖小哥已经到了门口。


  挂掉电话,我便迎上瘦子他们担忧的眼神。


  “一起去看看吧。”


  于是我们一行五人浩浩荡荡杀往楼下。外卖小哥见到我们的时候脸都僵了,一边解释他只是负责送外卖要订外卖得通过第三方软件,一边从外卖箱中取出那份给我的套餐。


  从外表上看,那份套餐上不存在任何的阴气,而从外卖单上看,菜式也是我喜欢却不会特意点的类型,就是典型的高蛋白高营养高热量的“三高”食物。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在随附清单的备注上,出现了“叶青”这两个字。虽然只是机打的印刷体,但还是让我感觉到心脏猛然一紧的收缩感。


  “诶这不是……”


  五指一拽,将长长的清单胡乱揉成一团捏在手心中,我目不斜视地看着外卖小哥,从他手中接过那份不轻不重的套餐。僵硬地道谢过后,我转身就走。藏在掌心之中的纸团像是一团源源不断散发出热量的能量源,汗湿了我的手,又将热量辐射到我的身体。


  夏日的阳光毫无遮掩的打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架在火架上,无论是面对阳光的那一面还是背对阳光的那一面都快要被烤熟了。


  “……林……林奇!”


  我应了一声,急急转身的同时差一点没刹住脚,直愣愣地就往下栽,又被郭玉洁一记大力掌止住跌势。


  “我想说,你走路顺拐了。”


  待我站稳之后,陈晓丘平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