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十一)

“怎么,不说话?”南天伸手在我眼前晃晃,见我没给他回应,便凑过来看我。我侧头避开他的注视,他干脆解了安全带更近地凑上来。

“不舒服?我们去后排坐坐?”

他看向我的目光中的确是闪烁着莫名的光,我感到不安,同时又很生气,用力一手肘抽过去。南天切切实实挨了这一下,脸上却还挂着大明星专属的灿烂的笑。

“我就想看看你对我哥是不是真心的。”

听到他这句话,我感觉自己整个人“蹭”一下就烧起来了。下意识想要起身,结果还没等我将腿伸直,安全带就结结实实勒进我身体,我就又被压回副驾驶位上。

“这款跑车的安全质量还是值得信赖的。”南天笑嘻嘻道,仿佛上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不是出自于他的口中一样。他能不当回事,我却不能,虽然我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但如果不把这事弄清楚,我心中憋着实在是难受。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板着脸,让自己的言语听起来很严厉。

南天却只是笑,也不说话。怒气上头,我抓住他衣领就往自己这边扯,他没有反抗,只是在贴近和我之间的距离时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别忘了我可是你喜欢的人的亲弟弟,和我这样拉拉扯扯真的好吗……”

“哗——”

我猛然松开手,他又冲我做了个胜利者的笑,坐回驾驶位上。我沉默地看着他慢条斯理整理好被我扯皱的衣领,又装模作样用手拍打并不存在在他衣服上的灰尘,甚至等着他重新将墨镜戴在脸上后,复又发动汽车。

“把安全带系上。”

跑车行驶了一段距离,我也听了一段路的滴滴警报声。最后我忍无可忍,率先开口打破了车内凝固的氛围。

“我还以为你打算赌气到天荒地老呢。”南天没有侧头,自顾自吹了声轻佻的口哨。我没有搭理他,他却更加变本加厉,“怎么,你这是要曲线救国,学学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走亲戚关系?”

他这话显示出深厚的台词功底,内里嘲讽的语气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我闭了闭眼,就当是锻炼自己养气功夫。

对付叛逆期的熊孩子不能顺着他,更不能一昧和他对着干,正确做法是冷处理。

我不接他的话茬,南天居然也跟着沉默了几秒。我在心中偷笑,可没等这股爽意升华为报复成功的畅快感,他突然开了口。

“所以——”他拖长语调,“你们的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牵手?亲吻?还是……”他毫不掩饰自己盯着我的目光,眼神中蕴含的情感半露不露。我无法精确破解这个谜题,这让我很焦躁,又有些无力。

“够了!”我打断他的话,生硬地转换话题,“我家到了。”

打开车门的时候,我顿了一下,从小到大所接收到的教育让我不能毫无理由对其他人摆脸色,纵然南天很可恶。但我又不想见到他,于是我没有回头,维持着背对他的姿势,向他道了谢。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天却突然大声笑了出来。我一惊,猛地回头看他。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格外真实,但也格外灿烂。我没来由地有些心悸,第一反应是手向背后摸索按在车门把手上,随时准备拉开车门就跑。可回过神来,我又有些犹豫,想着是拿出手机先拨打报警电话呢,还是先给南宫耀打电话。

“你不用怕我。”南天竭力想压制住唇边的笑,然而他眉眼间凝聚的带着莫名挑衅意味的笑意让我又不由自主的加大按在车门把手上的力度。

“我只是……我只是……”南天的唇角一时压下,一时又不受控制地扬起,看上去颇有些怪异,“……想到未来我新戏杀青时的场景……”

他长长地呼出口气,唇角高高翘起,望向我的眉眼灼灼:“就……太高兴了……”

听到他的回答,我一直吊在喉咙口的心总算是安稳下了去。听说演员都有些怪癖,看来表现在南天身上就是间歇性抽风。可能他新戏的导演很严厉,导致南天一想到杀青就高兴得连什么场合都不顾了。

“呃……那恭喜恭喜?”我没什么诚意地说着祝贺词,生怕刺激到这位大演员。

“是啊……”南天不再试图压下自己的高兴,言语间多了点轻松之意,甚至还有心情邀请我参加他杀青那场的拍摄,“到时候你可千万要到场看看这出好戏。”

我本来对电视就不感兴趣,随口以太忙可能赶不上为由搪塞过去。南天却神神秘秘的一脸的高深莫测,说什么这么精彩的戏我一定去看云云。

他故作笃定,我却嗤之以鼻,却也没像小学生那样和他赌个咒发个誓啥啥的,就只是嘴上应承着:“说不定有奇迹呢?”

“说不定这个奇迹就在你的身边?”

南天这话说得,我都忍不住盯着看他,也不知道该说他脸大还是太有信心。

“你不下车吗?”他开口下了逐客令,我自然不会自找没趣,再次向他道了别,下了车往小区走去。回到家,父母还在客厅,见我进门还说我加班辛苦了,饭菜在桌上。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我突然想起我还没吃饭,顿感腹内空空。

狼吞虎咽干掉一碗饭后,我瘫在椅子上,动都不想动一下。手往下伸时,我摸到一个冰凉的硬物,这才意识到自从见到南天后,我就没拿出过自己的手机。现在握住手机,竟然感到机身有些冰凉。犹豫了下,我还是压抑住当场拿出手机查看的冲动。收拾好碗筷,并将其放到洗碗池里洗干净后,我和父母说了声,回到自己的房间。

再次拿出手机时,机身已经恢复成夏夜应有的温度。我划开手机屏幕,点出信息栏,有点犹豫,但最终还是点开了这条被我有意无意忽视的信息。

这是一条空白信息,却有着和它前任一样的图片附件。我感到脸有些发僵,点在附件上的手指却没有半分颤抖。图片很快下载下来,并且自动打开。

那是一张我轻吻南天眼睛的照片。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