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八)

我瞪大眼睛,完全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他的手指微凉,可就这点清凉也很快在高温的同化下消湮殆尽。我的舌头被南宫耀那已经变得和我体温一样滚烫的手指扯住,他迟迟没有动静,可我受不了这样长时间将舌头露出,不停想要缩回去。怎奈他的手虽细长,力却不小,我缩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将舌面残余的唾液全弄在他手指和指缝中。

“呜呜呜!”

我有些着急,因为这个姿势我完全无法吞咽那些生理性分泌出的唾液,也无法让它们都积攒在我的口中,只能任由这些粘稠透明的液体顺着我的下颌往下淌。

“别动,我给你清理一下。”

说着,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下颌一抹,本来只在特定范围内生成的凉意瞬间被扩大,弥散到他手指经过的所有皮肤。但这些凉意仅仅稍纵即逝,短短时间内便被火热所替代。

比我的皮肤更滚烫的是南宫耀的手指。那细长而有力的手指还像钳子般夹住我的舌头,我感到一阵烙烫。可正在这时,又是一股完全不同的清凉之意袭上我的舌面。我痛得来瑟缩了一下,而医用酒精的味道就徘徊在我的鼻尖。

“乖乖的,待会儿给你糖吃。”

南宫耀的声音更像哄孩子了,手指也仿佛安慰性的夹了夹我的舌头。我哭笑不得,可酒精的挥发度很高,只是吸一口气那种仿佛冷透心扉的凉意就越发明显。和舌面的冰凉对比明显的,就是那两根压制住我舌头的手指的滚烫。

“唔……咳咳!”

我有些窘迫,又有些不安,还有些没来由的紧张,想要做出吞咽的动作来抚慰跳动得快要出了腔室的心脏,结果因为头仰得太高,被口腔中残余的唾液呛住,闷闷咳嗽起来。

“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心急?”

南宫耀慢条斯理的声音听上去很让人沉迷,如果他不是在说话的时候还扯住我的舌头向外拖可能说服力会更高。舌根有种被拉扯的隐痛感,我呜呜着抗议,却被南宫耀用长长的棉签伸进口腔深处,压住我舌根的同时,还往更里面左右擦弄。

瘙痒和反胃感同时从我脑海深处蹿出来。强硬压住呕吐的冲动,却无法阻止随着酥痒直从头皮冲出的发麻感。

糟……糟糕……

这种发麻感我并不陌生。憋久了打开珍藏小视频的那一瞬间我也会产生类似的反应。

我狠狠闭上眼睛,牙齿不安地颤动着,却苦于没有借力点而无法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下身隐隐有了反应,我却连咬紧牙关憋住都没有办法,只能更紧地、更用力地将眼睛闭上。

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并未持续太久。因为那根棉签改变了力道,轻轻的变本加厉在我的舌根搔过。两种矛盾的感觉让我半是难受半是难堪,而和柔软棉签不同的坚硬木棒则时不时擦过我被迫弓起的舌面,这让我的反应变得更大。

“再忍耐一点。”南宫耀一边说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话,一边却更深地操纵着那根棉签往我的喉咙深处行去。

“咕呜……”

他的手指已经离开我的舌面,转而用那湿漉漉的修长手指捏住我的下颌,迫使我将口张得更开,更方便他的“消毒”工作。失去他手指的牵制,我的舌头总算是恢复了行动的自由,但我并未收回大半露在外面的舌头,一半是因为长久维持一个姿势的麻木,一半则是因为我不想违背他的意愿。

当那从舌根开始蔓延到脊柱的酥痒开始往更下、更深处进发的时候,南宫耀总算是结束了他的“消毒”工作。当那根已经完全被我的体温同化的棉签从我喉咙口收回的时候,一直梗在心头的被我强压下的不适这才慢慢散开。虽说还有些许的呕吐感残留在心底,但至少现在我能控制住这些不适感,不表露出来。

“很痛吗?看你忍得那么辛苦……”另一只没有被我的唾液污染的干燥温热手指拂上我的眼睛,我这才发现在自己紧闭的眼睛下还有还未干涸的泪痕。

“我看伤口也不大啊……因为舌头是敏感的触觉器官吗?”那温热的手指在沾上我残留的泪水后变得有些凉,但很快也像另一只手那样滚烫起来。我不好意思说出真实原因,只能支吾着应下来。

南宫耀便轻轻笑出声来。他笑得真好听,我在心中感慨着,思绪也沉浸在他的笑声里。

“……林奇?”

待我从他的笑声中清醒过来,正巧捕捉到南宫耀这句话的最后一个词。他那略带上扬的尾音让我又差一点沉浸其中。我暗中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带着酒精味的疼痛成功将我从对他的迷恋中唤出来。

“天色不早了,你要在这里过夜吗?”窗外的天色暗下来,南宫耀没有开灯,病房也随着天色一同变暗。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他大体的轮廓。可和模糊的表情形成对比的,是从我这里听起来颇为陌生的他的声音。

“如果你要陪护,护士会送来方便床。”南宫耀向我走进,他的声音也随之接近,“不过你和你的家人说了吗,他们不会担心吧?”

“谢……谢谢你的照顾!”当他的声音快要接触到我耳廓时,我蹭的一下站起来。起身过程中稍显紧绷的裤子让我意识到自己状态的不妙,慌忙间也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只听得南宫耀又是一声笑。

“开玩笑的。”他的言语温和,却没能成功抚慰我紧张的心,“我病情不重,过几天就能出院。你不必在这里陪我,快点回去吧,晚了你的家人会担心的。”

感受着自己迟迟消不下去的裤子的紧绷,我慌乱点头,只说了两句客套话,便慌慌张张跑出病房。

“呼——”

靠在拐角处,我长长舒口气。楼道的冷风吹在我脸上,帮助着抚平我躁动的心。我闭上眼,脑海中又浮现出南宫耀唇角的笑。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