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七)

我的心掉在你那里了。

心中这句话出口的前一秒,我狠狠一口咬上自己的舌头。这一下我下了死力,完全没松口,当下只觉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从舌尖迅速蔓延到整片大脑。

“嘶嘶——”

眼泪差一点飚出来,就连心脏似乎都因这超越极限的疼痛停止跳动了那么一瞬。空白的大脑恢复理智之时,我才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很不雅的姿态不停吐着舌头,试图缓解那正让我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抽痛。

“怎么这么不小心?”

直到南宫耀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我才意识到自己此刻尴尬的境况。稍微缩回舌头,我含糊着企图缓和氛围:“嘶……原来小说中的舌尖血取用方式这么痛啊……”

南宫耀没有被我这拙劣的笑话逗笑,反而很严肃地命令着我:“林奇,把舌头伸出来。”

我的脸很烫,目光更是游弋着回避他关切的目光 ,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南宫耀的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歧义,让人,特别是本就心思不纯的我不得不多想。我一面在心中唾弃自己不洁的内心,一面又在隐秘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南宫耀会用他那温暖、修长的手指按压我舌尖的伤口吗?

我感觉自己脸颊的温度已经烫到能煎蛋了。都怪病房里没开空调,不然我怎么会出现出中暑的症状。

“林奇?”

南宫耀的声音及时将我已经发散到不妥当地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我唔了一声,目光在他声音发出的那一片空间游弋。没等我在犹豫中对上他的眼睛,余光便扫到一片反射着金属光芒的物什。

我又集中注意力,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金属托盘,上面有医院常见的棉签和一小瓶透明液体。

“把嘴张开,我给你消消毒。”南宫耀温和道。

我摇头。主要我天然就对医院啊,消毒水之类的东西有种排斥感。男孩子,调皮一点很正常,受伤也是常事,可从小到大,只要伤口没有严重到必须上医院,我就会硬挺着,等它自己好。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承认自己问这问题就是在转移话题,也不是说不好奇,但在现在情况下,我只想等到南宫耀随便的一个回答然后就强行结束话题,向他告别,以最快速度离开这所医院。

“之前向护士小姐要的,以防万一。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南宫耀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说话的同时手上已经举起一根浸足了消毒液的棉签,“好了林奇,张嘴,不要动。”

淡淡的酒精味在空间中弥散开。我抽抽鼻子,正准备站起来,被南宫耀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在肩上一按,就又乖乖坐了回去。

“南……南宫……”

我不敢看他,视线只能向上盯死了天花板。医院的天花板是白色的,可配合着越来越近的酒精的味道,那纯白色中似乎多了些淡蓝色的雾。

“听话,林奇,把嘴张开,舌头伸出来。”

蘸着医用酒精的冰凉棉签沿着我紧抿的唇缝划过,我打了个颤,视线中淡蓝色的雾也重了几分。那根棉签自我唇缝划过,没有抽离,反而沿着下唇抹了一遍,接着又从上唇走过,这才像完成某种仪式般,离开了我的嘴唇。

“咳咳……”我不习惯医用酒精的味道,小声咳嗽起来。南宫耀此刻的状态让我从心中感到不安,虽说他言语间和往日别无二般,但我的心却止不住的扑通扑通直跳。

“张嘴,来,阿——”

像是在哄小孩子吃药一般,南宫耀的声音温和轻松带着笑意,我却又是止不住的一抖。虽然我喜欢南宫耀,如果在往常他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一定兴奋得姓什么都不知道。但在现在,我只感觉到一股股冷汗从我皮肤渗出。

“听话。”

我张开了嘴。实在是南宫耀最后的声音温柔到不可思议,而我对这样的他一丁点抵御能力都没有。另外一根冰凉的、没有被我的唾液污染的棉签伸入我的口中。先是沿着我的上下两排牙齿仔仔细细地清洁一番,然后又刮蹭着上颌,一点点从小到大地绕着圈子。

医用酒精的味道并不算好。虽然闻起来还能称得上有股淡淡的清洁味道,但品尝起来可一点都不好吃。偏偏那根已经温暖许多的棉签还不急不缓地在我上颌滑动,细碎的痒意让我忍不住想要用舌头去舔、去蹭弄。只是刚伸舌便触碰到坚硬的木质棉棒,伤口一痛,又给缩了回去。

“不要着急。”南宫耀的声音依旧温和,“先把其他地方消好毒,最后再来处理伤口。”

我大窘。他说这话不会是以为我怕痛吧。

“可以……快一点吗?”南宫耀的气息离我太近,就围绕在我身边。他的气息本来就如水般洁净,又因为住院的缘故,反而多出丝大海般的难以捉摸来。

被他的气息所笼罩,我感觉自己都快要不会呼吸了,特别是呼吸的频率更是快与慢交织,没有半点规律。

“对于病毒不能有半点的疏忽大意。”南宫耀的声音郑重起来,“消毒是必经程序,不能给病毒卷土重来的机会。”

不就是舌头被咬伤吗……至于这么紧张?

我实在是无法理解南宫耀这么坚持的原因。如果是其他人我一定早就提出抗议,但一想到是南宫耀,而且他的出发点还是为了我,心中就怎么都生气不起来,反而有股怪异的甜蜜感。

可我还得佯装生气,竭力不让自己将胸口的欢喜表现出来。

我和他是没有未来的,这场暗恋的结局注定不会以喜剧收场。一时间我又惆怅起来。

这下倒是不用假装不开心了。

我安慰自己。

“接下来我要对你舌头上的伤口消毒了。”南宫耀让我伸出舌头,平摊在唇之外。我先将先前积攒在口腔里的涎水咽下,这才照办。

“那么,为了以防万一,我先给你固定一下。”说着,南宫耀伸出手指夹住了我的舌头。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