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五)

“呼……”

深呼吸,我竭力保持自己呼吸的平稳,仅撑住桌面的手往上抬,整个人试图向后退。我承认我想要远离南天的意图过于明显一些,可我实在不想和他进行任何身体方面的接触。

南天很快松开从后背环住我身体的手,拉开和我的距离。但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他在松开手之前身体故意朝我这里压了压。

“你怕我?”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面露得意和笃定的说出这样的话。只不过看到他如此神态,我恨得牙痒痒,可碍于南宫耀的关系,又不能真正对他做出什么,只能逞逞口舌之利。

“我不觉得和监视自己亲哥的变态有什么话好说。”

我故意激他,南天却无动于衷,还很奇怪地冲我笑笑,意味深长道:“你的嘴倒是挺牙尖嘴利的。不怕我此刻正在录音吗?”

“什……什么……”我说话带了点口吃,一半出于惊讶,一半又有些不容置信——身为南宫耀的弟弟,南天居然会做出这么卑劣的行为。

南天又冲我一笑,他这个笑倒是和常日里明星特有的灿烂阳光笑容没什么区别。可他的话语却像是冬日里的冰水,直将人淋到冰窟里:“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讲究证据。”他冲我调皮地眨眨眼,“不是吗?”

“呼……”我缓慢呼吸着,奇异发现自己在对待南天的问题上可以说是异常有耐心。而这宝贵经验正出自我旁观的几次南宫兄弟见面的场景。想到这里,我心情更为低落——哪怕只有一次,我也想这样不那么……正经地和南宫耀相处。

“你又想到什么……”南天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他直接凑过来,从下到上盯着我的脸看,那双熠熠生辉的大眼睛看上去狡黠又充满天真的残忍。

下意识想要避开,可被那双和南宫耀相似度极高的眼睛这样看着,我感到呼吸不畅。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模糊起来,不,不是模糊,而是除了那双眼睛之外的景象都变得不重要起来。

“林奇……”

恍惚间我听到南宫耀的声音。他的声音是这么轻柔,那么的……

充满吸引力。

我慢慢低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依旧这样看着我。我从不相信眼睛会说话这样的说法,可现在,活生生的事例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不得不相信。

我继续低头,鼻尖擦过对方挺直的鼻梁。那双眼睛已经由于过近的距离而看不甚清楚,唯有那黑与白的颜色深深刻在我的视野里。我的嘴唇已经触到那微微颤动的睫毛,那睫毛似乎像蝴蝶一般,翩跹轻舞,带起的微风撩动着我的心绪。

我的嘴唇向下移去,唇瓣接触到微凉的眼睑,表皮光滑,没有丝毫阻隔……

“噔!噔!噔!”

急急向后退去,腰正巧撞到桌角,我倒抽一口气,好歹勉强维持住站立的姿势。眼泪因为疼痛而涌出,又被我生生压下去,但还是不甘的聚集在眼眶里,给我的视野造成很大的阻隔。

“真可惜。差一点就能取到实质性的证据。”

那个模糊视野中的模糊人形缓缓站直了身体。虽然有着相似的体型,但我再也不会认错。

属于南天的声音在房间回荡。他轻笑一声,迈步似乎是想要向我走来。我无法控制地向后退,却被身后的桌子阻了退路。

南天没有如我料想的那样拉进与我之间的距离,而是抬手递出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咖啡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轻描淡写道:“帮我把这杯子放在桌上,摔了就不好了。”

“你……”我没有去接南天手中的咖啡杯,只是忌惮地看着他。

南天却只是笑笑,笑容礼貌又疏离:“不帮忙的话,就让开。你挡住桌子,我放不了咖啡杯。”

不能被他挑起怒气。

我努力压抑自己的愤怒,这其中有被玩弄的愤怒,可更多的是从我俩见面开始他压根没有将我放在眼中的愤怒。

“你究竟要我做什么?”

我以最简短的语气问道,语气冷漠。相信如果再让我多说几句,我一定会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狠狠打他一顿。可仅存的理智阻止了我。因为无论是之前激怒我想要我说出不当言论,还是以演技迷惑我想让我做出不当行为。南天的目的都是想让我留下足以被他控制的把柄。

这是很明显的套路,可悲的是,我现在才察觉出来。

好在,还不算太晚。

南天并不在意我恶劣的态度,反而冲我笑笑:“林奇,你是一个聪明人……”他脸上又露出那种不同于明星的、让我不舒服的笑容,“我很关心我哥,希望你能及时向我报告他的行踪。”

“当然,是在每一次你见到他之后。”他补充道。

“不可能。”我一口回绝。

“别这么笃定嘛……”南天向我走过来,我下意识拽紧桌布,又在他举手向我示意时勉强松开手,侧身挪出点身后被我挡住大半的桌面。南天将手中已经空掉的咖啡杯放在桌面上,瓷底与桌面接触发出沉闷的声音。

放下瓷杯后,南天没有离开,而是和我一样一手撑住桌面,面带笑容:“我不是让你跟踪我哥,你也不够专业。”

“我只是……”他脸上露出落寞的神色, “太久没有和哥哥接触,想要更多了解他而已。”

“你是我第一个遇上的知道我哥哥过去的人。而且你还……非常地关注他。”他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以快速而清晰的语调说道,“和我哥见面后,你来见我。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他的行踪,我只需要你……能和我讲讲那些我不知道的……哥哥的过去。”

“不管是多小的细节都可以。”他补充道。

南天态度诚恳,仿佛之前我所遭受的那些事情不是他主导一样。我心下顾及,死撑着就是不松口。

南天自己胡搅蛮缠,却不肯别人对他稍有不从,俨然被宠坏的小孩子。心下叹息,我已经做好和他撕破脸的准备,结果南天突然凑过来,看着我的眼睛道:“那这样,我有空就来找你,我们来谈论谈论我哥,交换条件是,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那个……”他舔舔唇,压低了声音,“充满大胆幻想的……小秘密。”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