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三)

我是被冻醒的。

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只着单衣,没盖被子。房间很安静,只听得见空调运作的嗡嗡声。视线一片漆黑,想要将眼皮撑开一点,然而上下眼睑却好似被胶水黏住似的,又重又烫。暗叫一声不好,尝试起身,头却像被灌了浆糊,摇一摇都能感觉到大脑的晃荡。

我又躺回床上,清醒之后发现自己连呼吸都是粗重又滚烫,像是濒死之人的苟延残喘。

在心中嘲笑自己的软弱,身体却在求生欲控制下很诚实的以床板作为支撑起身,摇摇晃晃摸黑开了灯。

得吃点药,明天还要上班……

对了,还没有洗漱,要先洗漱去……

客厅里依旧一片漆黑。父母已经就寝,我不愿吵醒他们,就着房间里的灯光,摸索着到饮水机旁,先给自己倒了杯热气腾腾的水。由于视线模糊、身体无力,有一些过热的水洒在手背上,我痛的一哆嗦,好歹最终还是端稳了。

一口闷下去,这干痛的喉间总算是舒服了点。我又翻出两颗药,重新给自己倒了杯水,就着水咽下。

自己帮自己洗漱后,关掉房间灯,我转头踉踉跄跄又倒回床上。这感冒药药效很强力,困意很快便涌上心头,我打了个哈欠,顺手扯过空调被,余光却瞥到正闪烁着绿光的手机——

这是有短消息的标志。

抽紧的思绪压过上头的药效,我将手机抓过来,点亮屏幕,新的一封来自于“我”的信息明晃晃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明晚八点,奇幻咖啡厅。”

强行被药效提起的睡意瞬间又被压下,我放下手机,扔在一只手够不到的地方,强迫自己进入到睡眠状态。

明天还要上班,不能留下黑眼圈,不能被其他人看出自己状态的不正常……

所以,我必须睡着。

闭上眼睛,大脑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什么样的想法都有,可这些想法又如微风吹过湖面泛起的涟漪,微弱又迅速,没等我捕捉到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便消失在思绪的湖泊里。

正在烦躁间,之前手背上被烫过的地方又开始烧痛起来。我握紧拳又松开,眼皮又涩又痛,可精神却还是很活跃。

手机放在这么远的地方万一又有短信怎么办?

理智告诉我既然神秘短信告知了见面时间和地点,那么今晚我应该不会再收到新的短信,但一直翻涌在我心底的烦躁却让我无法忍受手机不在身边的现状。

这样翻来覆去许久,我实在受不住,摸黑下床在书桌上摸到那只冰凉的手机,又一股脑躺回床上,心中这才踏实下来。习惯性地点开屏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过快四点了。

说来也奇怪,我那因烫伤而隐隐作痛的手在握住那只手机后似乎也没有那么烫痛了,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焦虑的心情。

已经这么晚,再不睡就真的不行了。

这次感冒药的药效似乎特别好,然而即使在这样强烈睡意之下,我这一觉还是睡得不甚好,整个夜里我都处于半梦半醒间。幸好手背的烫伤没有再痛下去,让我保持住最基本的睡眠。

日常闹钟响起的时候,我已经在自然光的照射下醒来了。眼睛很酸涩,但却没什么睡意。我看向一直握住手机的手,手背上烫伤的红痕很浅淡,那是一道长长的溅射状红痕,如同水痕一般,淡淡的,似乎一抹就能晕开。

耳边空调的“嗡嗡”声还是很明显。我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昨晚半夜忘记关空调。清了清嗓子,这疏忽的后果便显露出来,喉咙的不适没有一点减缓迹象,反而更加涩痛,连吞咽都很困难。

身体与心理的双重不适让我躺在床上,连动弹的想法都没有。也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窗外阳光的温度变得滚烫起来,我这才举起手中的手机,打电话给老领导请了假。

心头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至少我今天不用以这样狼狈姿态面对自己的朋友。

自醒来后一直微微绷起的精神松懈下来,生病后身体的疲惫便如浪潮般涌上,我勉强起床和客厅中担心的父母说了两句,在他们担心的目光下重新冲水服了药,就又老实躺回床上,盖好被子。

这一回笼觉就睡到下午三点。闷了一身汗的我嗓子总算是舒服点,就是闻上去好像在夏天的水盆中放置了三天的衣服,连我自己都很是嫌弃。想要将身上睡衣换下,空空如也的肚腹却传来抗议。我连忙又盛了稀饭,咕噜咕噜一口气干掉一整碗,这才有了点力气,换了身衣服,又冲了个滚烫的热水澡。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五点过了,距离短信上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三个小时。没有杂务分散思绪,我的心又开始焦躁起来,在客厅走好几个来回后,出于不想让父母担忧的想法,在告诉父母工作上有事后,我便匆匆出了门。

上出租车之后,我本想让师傅随便逛逛,开口却直接说出了奇幻咖啡厅的名称。

出门前我已经在网上查过了,民庆市的奇幻咖啡厅有且只有一个,还是一家网红店,出名的原因还是因为某部大热剧的经典场景在此取景。我想不通对方选择这个地点的原因,自个儿在家琢磨许久才想出一个人流量大方便隐藏和逃跑的原因。

我本不想这么早去这个古怪的咖啡厅,但话已出口,说我小心也好怂也罢,我怕再改口让司机师傅感到奇怪,从而对我有所怀疑——我的性向已经异于常人,不想再在其他地方与平常人有所区别。

虽然在心里盼望今日堵车,但限号加上市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让今日的交通很是通畅,没花费多少时间,我就站在奇幻咖啡厅的门口。

看到立在门口的南天等身立牌,我感到一阵奇异的荒谬感。想来让这家咖啡厅成为网红电视剧的重要原因就是南天了。可这种巧合却让我不寒而栗,南天是南宫耀的弟弟,神秘人挑选的见面地点偏偏又是在这个和南天有所联系的地方……

我闭闭眼,尽力平复心情,推开门,进入这间咖啡厅。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