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双南奇]分明两相误(十二)

序号应该没错吧(°ー°〃)

——————

在这个谜题被揭开的瞬间,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异常平静。我将手机屏幕凑近到自己眼前,一直盯着那张照片,直到视野中的图像扩大成斑斓的色块。

“呼……”

闭上眼,那混乱到让人头晕的色块还在黑暗中不停旋转。它们毫无规律,速度又快,只是看着就觉得大脑一阵阵眩晕。我用力扶住椅子,勉强站了半稳。椅腿也因此在地面划拉,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我感到更晕了,脚下的地面也变得如波浪般柔软而起伏不定。在即将陷入地面泥沼的刹那,我死死抓住冰凉湿滑的坚硬椅背,一屁股坐了下来。

“咚。”

我的头重重撞在黑色的椅背上,不痛,反而有一种诡异的依靠感。我又将头紧紧贴着坚硬的木质椅背,感受到汗水黏湿了额发,身体也一阵阵发冷,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手机还被我捏在手掌中。汗水将黑掉的屏幕搞得一片狼藉,又是水渍,又是指印。我摇了摇还有些发晕的头,等晃荡的视线恢复平静,这才抬起因用力过度而有些酸软颤抖的手,点亮屏幕,在短信回复界面一个字一个字地点出来——

“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不是一个擅于隐藏的人,南天的这两次行动让我心力交瘁。我讨厌他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更讨厌他发送图片和我玩“看图说话”游戏的行为。诚然他口口声声表现出用照片威胁我成为他监控南宫耀的眼线,可只要用逻辑思维推论一下,就能发现他的借口站不住脚。

我的头很痛,不想再顺着这条线推理下去,索性掀开牌桌,直亮底牌。

“哇!”南天用简短的语气词加上一个感叹号表达出他的惊讶。紧随其后的,是一句亦真亦假的抱怨,“林奇你可真没有一颗演员的心。”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演员的心,更没有耐心听他胡扯,偏偏南天突然像是来了兴致,啰啰嗦嗦打了一大堆自己是如何当好一名演员的,具体包含诸如对剧本的感悟,为角色立小传,以及自己是如何融入角色中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演员的真谛就在于扮演。”最后,他以一句神神叨叨的话作为小结,“但要记住,扮演不代表融入。将自己融入角色的演员无疑是失败者。”

“所以说你是成功的演员?”我无不讽刺回道。在媒体口中,南天从不以实力派著称,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向来都是诸如“鲜肉”“奶油”之类。虽然也有类似“态度端正”的通稿,可作为粉丝经济中的主流,谁都知道南天在娱乐圈立足的根本是什么。

南天的回复几乎是即时就发到我手机上在:“这是当然。”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这条信息里的嘚瑟。我很烦躁,南天总掌握着谈话步调,一次又一次地转移我的话题。

不能再给我或者他逃避的机会。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打定主意,我又重新打出那一句话,发送出去。南天没有回复,我心焦不已,端着手机划来划去也不知道玩了什么。直到手机电量显示过低的提示后,我又一边盯着屏幕,一边翻出充电线,可直到那几寸大小的屏幕重新亮起又熄灭后,我还是没等来南天的回复。

我松了松拳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我的房间没有开灯,当唯一充当光源的手机屏幕的光消失后,我才觉眼睛涩得厉害。我又用力闭了闭眼,等到有湿润感从眼眶渐渐升起后,这才缓缓睁开。

客厅的光透过门缝传到我房间里,稍微平复了我焦躁的心。确认过正在充电的手机没有闪烁信息来时的绿光,又再次点亮屏幕确认确实没有信息,我这才推开房门,走出房间。

“突发消息,大明星南天携神秘友人出现在滨河路!”

一出房门,客厅中电视的声音直直刺入我耳中。我手一抖,眼前突然一阵模糊,可电视中女主持人难掩兴奋的声音还回荡在我的耳边。

“据悉,南天当时玩性颇高,甚至在滨河路玩起了飞车漂移!”

女主持话音一转:“众所周知,滨河路是民庆市著名的景观路,道路狭窄、游人众多,而根据热心群众提供的视频,南天所驾驶的跑车是最新款幻影系列!如此拉风的座驾!如此高超的车技!南天无愧于老司机之名!”

开了个不甚合适的玩笑,电视屏幕上随即出现一张模糊的视频截图。

“啪!”

我快步走过去,关掉电视:“妈,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

听到我这样问,母亲对着我就是一阵絮叨,主题思想还是我长大了,不听话了。我附和了两句,随口找了个借口,顶着母亲有些失落的眼神逃荒似的跑进卫生间。

脸贴在卫生间的镜子上,冰凉坚硬的感觉帮助我重新将理智收回脑海。我本不该这么失态,但我在那张放大到占据整个电视屏幕的视频截图里看到了我——那个虽然戴着蛤蟆镜,但也不难从肢体语言读出僵硬感的自己。

我不知道今晚的事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但我知道在流量当道的现在,作为顶级流量的南天应该有一旦出现在公众场合,就会有被曝光在聚光灯之下的自觉。可他,却在我面前连提都没提到这件事。

曝光……新闻……

他明明知道,作为他哥哥的南宫耀,最擅长捕捉的是什么。

“呼……”

我长出口气,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内心空茫茫的。可我不能表现出来,至少当着父母的面,不能让他们担心。于是我硬是捱到洗漱完毕,笑着和母亲打过招呼后,才回到自己房间。

我没在第一时间开灯,于是黑暗中绿色的闪光就更明显——那是手机收到信息时的提示。

我发现自己心情意外的平静,就是伸手去拿手机时拿空了好几次。没办法,我只能起身去开灯,结果在摸黑时撞到了膝盖。

“嘶——”

扶着床头,艰难挪到床边。忍着模糊的视线,我伸手捞起还连着充电线的手机,闭上眼划开了屏幕。

脑海兀自眩晕着,我又等到那股一直盘旋着的眩晕感消失,这才睁开眼。手机屏幕已经自动暗下去了,我又点了两下,点开了那条新信息。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