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叶奇]今日开始做魔王(上)

题目的捏他大家都能看出来吧(*/ω\*)
嗯,1712章衍生,大魔王林奇的左拥右抱生活
——————

“魔王大人,这是今日的日程安排,请您过目。”

睁开眼的下一秒,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是南宫耀。

他穿着繁复而华丽的衣饰,戴着一副看上去就很斯文的金边眼镜。见我看他,很自然地推了推眼镜,微笑道:“魔王大人,不知您对今日的日程安排有什么异议吗?”

……

我猛然闭上眼,几秒之后睁开。眼前南宫耀的身影并没有消失。站在我身侧的他微微侧身,正略微低头地微笑着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应。余光一扫,我在自己的视野中看到一页纸,虽然因为距离的缘故看不大清上面的内容,但据我猜测,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行程表了。

“嗯……咳咳……你再跟我说一遍……今日的行程……让我考虑考虑……”

我装模作样地拿起那张薄薄的纸,思绪却飞到天边。

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记得自己是在青叶下榻的酒店,正说到对未来幕后黑手的猜测……

……魔王?

魔王?!

等等!南宫耀刚才……叫我什么?!

“……以上就是今日所有的安排了,请问您对此有什么意见吗?魔王大人。”

我深吸一口气,按住不断突突的太阳穴,装出一副沉思的模样。借着手臂的遮挡,飞速扫起那张白纸上的信息。

听乐师演奏……与美人赏花……会见剽骑大将军……

……除了最后一个事项,其他怎么看怎么都不靠谱。

所以我附身的这个魔王,还是个只知道玩乐的昏君吗?

我感到头疼。想到旁边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和现实中南宫耀长相一致的人,头更疼了。

无论如何,得先找个理由把他打发走。

“就按你说的办吧。”挥挥手,我并没有将手中纸页递还给他。这种纸的质感摸上去很熟悉,不是古代那种软糙的宣纸,而是更现代化的硬质办公用纸。联想到进入这个梦境前我们正在探讨的话题,我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

“好的。”南宫耀没有像电视剧里就那样退下,而是继续道:“需要我服侍陛下穿衣吗?”

“呜……咳咳咳!”

我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没背过气去,扯着嗓子就是一顿撕心裂肺的咳。正当我感觉上气不接下气时,有一双有力的手托起我的脸,随即,一个柔软温暖的物体按上了我的嘴唇。

直到牙关被滑腻滚烫的物什撬开,清凉并不让人反感的气息渡入我的口中,我才意识到那是什么。在我做出推搡动作的前一秒,南宫耀放开我,整个人后退到安全距离。

“陛下应该节制一点,夜夜笙歌对身体不好。”

他语气坦然,表情更是自然异常,我却差点又是一口气噎在喉头提不上来。深呼吸好几次后,好歹算是恢复了说话能力:“出去。”

“请陛下注意时间,十点乐师会带着新的作品前来。”

留下这样的一段话,南宫耀离开了这个房间。在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后,我立刻从座椅上站起来,环顾四周。很明显,这是一间卧室,而我现在正处于房间一侧的……姑且算是办公区域的位置。

目光扫过除了那一张行程表外别无它物的干净办公桌,我又将视线移回房间另一侧那张尺寸明显大到不合理的床上。向着床走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附身对象身上穿着的是睡衣,还是非常熟悉的款式——正是我在家里穿的那套。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起这究竟是能力的作用还是单纯的梦境,但一旦回忆起南宫耀最后的举动,那么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很让人惊恐。

带着说不出的心中烦闷,我来到那张大床前。胡乱堆在一起的凌乱被子和枕头似乎在预示着昨夜的疯狂,这种时候我反而希冀这只是单纯的梦境而并非未来的预兆。毕竟,比起和南宫耀或者还有更多的什么人搞在一起的未来,我还是更能接受自己只是潜意识对南宫耀有意思从而投射进这个梦境之中的解释。

另外就是魔王……

漫无目的在被子丛中翻找,还好,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我又抬头,正好对上自己紧抿着唇、一脸严肃的模样。

……

……古陌那个乌鸦嘴!

虽然早有预感,但真正在镜子中看见自己的脸的时候,我还是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上天保佑一定得是单纯的梦境啊……

我已经无力去想如果是梦境就意味着自己潜意识对南宫耀有意思也就相当于自我出柜这个事实。无论怎样,如果我是因为古陌那个幕后黑手等于未来的鬼魂的我的推论而入梦的话,情况就非常不妙了。

伸手触摸镜面,入手一片冰凉,镜中的我的镜像也只是安静的重复我的动作,没有类似于手指陷入镜面的老套桥段。问题来了,我自己没有感觉到阴气,所以我……姑且算在不知道多久之后的未来,究竟是人还是鬼呢?

果然还是单纯的梦境说比较合理吧。

一刻不断在脑海中重复洗脑自己的推论,手上的搜寻动作也没有停下。拉开镜子后面的衣柜,我看到满满一衣柜的衣服——却不全是我的衣服。

刻意不让自己去想背后的原因,我从这一堆款式有男有女尺码有大有小的衣服中找到自己惯常穿的一套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我又通过镜子看到自己身上不少的痕迹,那些或红或紫的掐痕和咬痕,准确说明了南宫耀“夜夜笙歌”用词的精准。

我又从衣柜中取出一条围巾,遮住颈侧那深深嵌入皮肉之中的青淤咬痕,这才换好鞋子,走出这间大概可以算得上我个人寝室的房间。

南宫耀就站在房间门口,看到我,便收好了手上的平板,微笑道:“魔王大人,乐师已经在大殿等候了。”

我紧了紧唇,故作镇定地点点头。既然这个不知道是梦境还是未来还是幻境的什么东西,给南宫耀安排了类似管家的身份,那么乐师的人选怕是也只有一个人,不作他想。

“乐师……不是一贯懒怠么?”我出言试探。

走在前方的南宫耀停了下来,我一个没留神差点撞在他身上。他转过身,微微低头看着我,唇角翘起微妙的弧度:“据说是灵感迸发写出了好作品,迫不及待要献给陛下。”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