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叶奇]月圆之夜

中秋贺文
——————

“所以你什么时候走?”

我怒目而视咬完最后一口月饼,摆出一副无赖送客样的古陌:“你——”

“月饼好吃,不过我们这里是正经地儿,不留宿。”古陌摆出一副凛然的正经样,说出的话却让人又是生气又是发笑。我转头看向叶青,正对上他专注看我的视线,顿觉面上一烫,讪讪地将头转了回去。

“噗哈哈哈哈哈哈!”古陌猖狂的大笑,我气不过,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凑过去就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很好,现在脸红得像猴屁股说不出话来的人变成他了。

“哇林奇你偏心!”刘淼凑过来,指了指他自己的脸颊,眼睛亮闪闪的。我受不了他的这个眼神,又有些不好意思,就用力戳了戳他的脸颊。刘淼眼神一黯,看上去更像没抢到好吃的狗狗,整个人散发出肉眼可见的“丧”的气息。

没办法,我只能“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又如法炮制地给静静微笑地看着我的吴灵来了这么一下。轮到南宫耀时,我正准备亲在他脸颊上,怎料他像是算好了般的一侧头,我这个吻就正正落在他的唇上,偏他还恰到好处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我的脸腾一下就烧起来,急急忙忙仰头躲开。旁边古陌不忿地似乎在控诉南宫耀使用能力作弊,我耳朵听着,头却转向了叶青。

“那个……”

我话都还没讲完,就看到叶青走上前,捏住我的下颌就亲了上去。这是个货真价实的吻,强烈又带有侵略性。我没办法跟上他的步调,只能被动接受。他虽然牙齿尖利,可舌头不灵活,然而特别有耐心,磕磕绊绊到我牙关酸软也绞着不松开。

“今天是月圆夜。”

等到他终于肯大发慈悲让我的双唇合上时,我那还有些浆糊的大脑总算成功捕捉到从他口中说出的信息。

语速较快、气息稍显不稳,原来叶青的肺活量也没有我想象中这么好啊……

等到心中诡异的满足感散开后,我才开始思考叶青刚才的那句话。

……月圆夜?

“怎么,你们要变身不成?”

没过脑子地,我脱口而出。

我听到南宫耀轻轻地笑了一声,而叶青放在我身上的目光更明显了。我大窘,游弋着视线,就是不去看叶青。我看到了古陌,他破天荒的没笑,摆出了一副吓唬小孩的狼外婆的样子:“晚上我们都会变成狼的哦!”

“嗯……”我咬咬舌头,把舌尖的色狼二字咽下去,“什么狼?”

“很可怕的狼。”古陌说着说着突然笑了出来,“是你不愿意看到的样子。”

“对啊对啊。”刘淼在一旁猛点头,“这次我同意蘑菇大叔。”

他表情真挚,一对浓黑的眉皱得紧紧,倒有几分忧郁王子的感觉。我还没看过他这样的表情,印象里的他永远都是咧着嘴的乐天派,一时倒真有些好奇。可没等我开口询问,吴灵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林奇。”她眉间也是微蹙,双唇也微微抿起,“有些事情,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我看向她,正打算细问,南宫耀却突然伸手,将我的头扳正对着他。他脸上的笑如同往日那样温和。可是看着他的笑,我却突然丧失了询问的力量:“南宫……”

出乎我的意料,南宫耀将他的额头贴上我的。他的额头出乎意料的烫,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感觉到这股不正常的热度传染到我的额头,进而蔓延到我的整个脸部。

“你……你发烧了吗?!”顾不得脸颊滚烫的热度,我伸手就想去探南宫耀的体温。

南宫耀任由我抚上他的脸颊:“重温一遍,说不定能成为你前进的动力。”

他的声音因为太过靠近而显得略微失真,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听清了他话语中的内容。

“天黑了。”叶青的声音将我从疑惑中扯出来。扭头一看,一轮硕大的圆月正挂在窗外。银白的月光照射进屋,有意识般向着屋内蔓延,一点点地占据所有的空间。

室内的摆设逐渐清晰起来,我这才发现事务所没有开灯,全靠现在月光的照明才能视物。

已经这么晚了吗?我这是在事务所里待了多久?话说叶青也太节俭了吧,晚上都摸黑工作不开灯的吗?

……

……说起来,我是什么时候来到事务所的呢?

“呜……”

我捂着头,蹲了下去。太阳穴一跳一涨的,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我无法思考。可我还是捕捉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林奇……”

我艰难地抬头,看到火海中的古陌。他脸上的笑不再讽刺意味十足,变得真切而温暖。他向我伸手,可火焰猛然腾起吞噬了他的身影,我冲过去,却只有漫天的黑灰。

“……”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我一回头,看到双目流血的南宫耀。他闭着眼,脸上的笑容温和却无奈。我鼻头一酸,踉跄着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可指尖刚触到他扬起的下摆,强烈的白光闪过,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我拼命想抓住那一片衣角,可手中握住的却只是虚无。

“保重。”

当听到吴灵的声音时,我毫不犹豫冲着她声音的方向扑过去。我听到了瓷器碎裂的脆音,随即是就连白光都遮不住的散裂于整个空间的瓷白色。

“抱歉啦。”

在这片混合了两种白色的空间里,我看到了刘淼的身影。他正冲我挥着手,灿烂的笑着。可有大蓬大蓬的血雾从他身下炸开,转瞬间,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血雾。我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过去的,又是如何从血雾中抢出刘淼的一只手的。

我紧紧抱住那只手,突然转头看向站在原地的叶青。

还有叶青。

只剩下叶青了。

我没有站立的力气,便膝行着来到叶青身边,伸手拽住他的裤脚。我用了很大的力,能感觉到贴着我手的叶青的皮肤,温暖的。于是我长出口气,用上更多的手指和手掌的部位——却抓了个空。

叶青的身体在我的注视下慢慢变得虚幻。我茫然地抬头,他也正低头看我,双唇开合,可我听不到他的声音。

直到他消失,我也没听到他叫我哪怕是一声。

睁开眼,我发现自己蜷缩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没开灯,也没开电视。我慢慢地坐起来,伴着黑暗,打开了电视,中秋欢乐的晚会声在空寂的客厅响起。

今天是中秋,可我只有我自己了。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