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奇]如何攻略一个直男

  有毒的脑洞,感谢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提出的女装梗

------------------

  我恋爱了。


  对象不是人。


  确切来说,我暗恋的对象是无端在梦境中出现的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的遥远朦胧背影。这一个月以来,我都会梦见这个飘渺而朦胧的背影。这个背影完美地符合我梦想中的女神,白裙、长发、以及微风吹拂裙摆时露出的形状漂亮的脚踝。


  像是被施了魔咒,几乎是在看到那个背影的第一眼,我就对这个背影的主人一见钟情。


  我没有告诉青叶的人,但出于某种不可明说的目的,我也没有抗拒和青叶的人进行正常的沟通交流。可是无论是电话还是见面,他们都没有对我提起不断在我梦境中出现的背影,这让我既庆幸又遗憾——这个出现在我梦境中的美丽背影,如果不是邪恶强大到连青叶组都无法觉察,那么就是一个单纯的美梦而已。


  ……或许不仅仅是单纯的美梦。因为每一晚,我都在一点点拉近和这个美丽背影的距离。


  随着距离的缩短,梦境,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现实。


  期待、惶恐,矛盾的情绪在我胸膛中激荡。我期待着与梦境中背影触碰的瞬间,但也惶恐着在那一瞬间美梦会变成噩梦。如同蓝胡子里的神秘房间,又如同夏娃手中的那颗禁果,神秘却危险。未知伴随着刺激,操控着我的行为,让我每每徘徊于情感与理智之间。


  在这样的煎熬之下,每一晚都像是未确定行刑日期的死囚在监狱阴冷的墙壁上计数那样的漫长。可囚犯的倒计时也有走完的时候,而我,也终于在这一天来到离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背影仅仅一步之遥的地方。


  我呆呆地抬头看着这个高挑的背影。或许是在长裙下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她要比我高上半个头。近看去,她那黑色的如瀑般的披肩发更是没有丝毫杂乱,顺滑得像是丝绸。我听到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那是陷入爱河的讯息。


  张开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或许是因为太激动所以失声了吧。


  轻易地为自己找好了籍口,我睁大双眼,缓缓抬起手,尝试着搭在对方的左肩上。下一秒,天旋地转,我像是落入柔软的白云中,入眼一片白色。冰凉如同云絮般的雾气蔓延上来,包裹着我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纯白之中的那抹黑映入我的眼帘,然而很快,那抹黑色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果然只是我的幻觉吗?


  当身体被一双冰凉的手所抚摸的时候,我的心中竟然升腾起一股失落感。折腾了近一个月,原来只是单纯的春梦吗?还以为,会遇见和自己审美完全契合的灵魂伴侣,现在看来,不过只是压力太大所形成的想象。


  不过这个梦境也太荒谬了吧,对象不仅没有脸,连抚摸我身体的手的力道都是这么的大,一点也不符合女孩子娇娇软软如小猫挠痒那般的力道。


  暗叹最近自己压力太大,连被抚慰也不忘找细节的茬。我又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在那般大力的抚慰之下放松下来。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总归还是有了一点的效果。虽然我还是看不见对方的脸,但那披散开来的如瀑黑发还是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想。


  如果有声音就好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的瞬间,一直寂静的耳畔便传来了声音——只是明显的呼吸声。过了好几秒,我才听出这是我自己的呼吸声,有些轻浅,又明显带着凌乱的感觉。


  我不是没有听过自己的声音,但在这种情况下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呼吸声上还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尤其是……当我听到的声音多了一种布料的摩挲声,而伴随着这种暧昧沙沙声的是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清凉的感觉。


  我忍不住睁开眼,梦境的对象正安静地垂着头,长发掩映间她的目光投射到我的身上,隐约瞥见了一抹红。我垂下眼不再与她对视,目光顺势落在她的胸前,一马平川。


  这个梦境……可真奇怪。


  更奇怪的事情在后面,当我的上衣消失之后,想象中柔软的手的触感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突然暗下来的视野和突然覆盖住皮肤的清凉。


  黑暗催发了我的想象力,让我有些想入非非。清凉感从我的锁骨蔓延到我的胸膛,又继续覆盖了我的腹部。与此同时,眼前的黑暗也在一点点的褪去,我睁着眼,直到双眼因此而酸涩才不舍的在逐渐明亮的视线中飞速眨动一下。


  下一秒,我看到了我自己。


  我不停眨着眼睛,另一个我也在眨着眼睛。我扯了扯唇角,另一个我也跟着扯了扯唇角。于是我知道,在我面前出现了一面等身镜。可镜中的我并不是一个人,身着长裙的她也在镜中,或者说,在我的身后,支撑着浑身无力的我。


  她抬起了头。


  “嘶——”镜中的我瞪大了眼睛。


  “那么喜欢裙子的话,为什么不穿在身上呢?”叶青开口道,随着他的声音,他身上的那套长裙正逐渐被西装所代替,而那套我所熟悉并喜爱的白色长裙慢慢出现在我的身上。


  “叶——叶青!”


  我不知道自己呼唤他姓名的意义,所以当叶青嗯了一声低头看向我的时候,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衣服……”


  卡壳的大脑只会重复着这个词。镜中的叶青露出恍然的神色,他笑了,抬手挑起一点纯白的布料放到鼻尖清嗅:“林奇,你不是喜欢纯白长裙吗,我送你一条,不用谢。”


  我想直接指出他的不讲道理,可身体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镜中的我随着叶青的靠近而变得越来越红的脸颊。


  叶青靠得太近了。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镜中的我也以僵硬的身体作为回应。


  “这是一条只存在于梦境中的长裙,你也只需要在梦境中穿着它就可以了。”我看到镜中的叶青露出一个笑,然后含住了我的耳朵。滞闷感从耳廓传来,我快要无法呼吸了。


  “毕竟……”


  炙热蔓延到我的全身,意识逐渐涣散。


  “只有我,能进入你的梦境。”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