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糕

[青叶奇]唇印

  “林奇,天气预报上说这几天会降温,记得加衣服。”


  南宫耀莫名其妙地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有些纳闷,虽然经过几次合作,我和他们的关系变得亲近许多,但也没达到这样的程度。


  难道是什么新的暗号之类的?


  我脑洞大开,可没等我想出些什么,一阵大力袭上我的后背。受到惯性的冲击,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一倒。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稳住重心,就听到身后刘淼爽朗的声音:“哟林奇,看样子你昨晚睡得不错啊!”


  ……哪里看出来的?


  对刘淼过于热情的自来熟,我着实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含糊应道:“还行吧……”


  高个子的男人点点头,像是没有觉察到我的迟疑,顺着我的回答继续道:“我看你黑眼圈比较重啊,昨晚太累了没睡好?”


  他这话问得前后矛盾,我摸不着头脑,也觉得他的表现很奇怪。我本就不擅长猜测,索性直接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关心你。”浓眉大眼的男人回答起来特别让人有信服感。我怔了一下,偏偏他的表情还特别严肃,配上他那让人可观的身高可以说是压迫感十足。


  我左看右看,绞尽脑汁还是没回忆起自己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情,只能瞪大眼睛抬头回望着刘淼。他脸上那副装出来的强硬面具轻易地便碎了开来,耷拉着唇角。他的目光依旧明亮,面部的表情却是毫无掩饰的伤感。我被他这看负心汉的表情搞得来连续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不留神撞到一个柔软的身体。


  “抱歉!”


  这么柔软的身体只有可能是女性,而事务所内唯一的女性……


  一边道着歉,我一边转过了声,毫不意外地看到吴灵。她今天似乎是画了淡妆,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透如白瓷。我盯着看了有几秒,才意识到这个行为很不礼貌,又低下了头。为了快速缓和有些尴尬的气氛,我想也没想找了个话题:“灵你今天真好看。”


  我听到古陌“噗嗤”的笑声,可他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嘲笑我,吴灵便接过了话头。


  “嗯,这是你上次给我的口红,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她回答的很自然,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呃……”一时半会儿我却是不知该如何接话。之前的某次事件吴灵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就想着给她送个礼物。这支口红便是在询问过妹妹的意见之后,以另一支相同造型不同色号的口红作为代价,所买来的。虽然之前送的时候很是遭到古陌的一阵嘲笑,不过从现在来看,吴灵还是用上了我的礼物,这让我很高兴。


  “林奇你就只送灵的礼物吗?我们也帮了你很大的忙,不能厚此薄彼啊。”刘淼的大脑袋凑了过来,那双有神的眼睛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不得不说,他的演技的确称不上出色,只是语气中的委屈却让我分辨不出真假。


  幸好我早有准备,在他提出这个话题时的确是悄悄松了口气,转身从茶几的口袋中取出一罐蛋白粉。


  “听说你喜欢锻炼……”后面的话被我省略了,主要是不太想让他知道这个信息是我从那些录音中听出来的。


  “哇我正准备去买!谢谢你,林奇!”刘淼很高兴也很郑重地向我道了谢,搞得我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咳咳咳!”古陌的假咳声实在是太明显,我只好中断和刘淼的对话,将口袋中的珍藏版CD拿出来。


  “这个歌手啊……”古陌拖长了语调,手上的动作却毫不迟缓,快准狠地从我手中拿过那张CD,“嗯……是那个年代流行的歌手。对了,下次我要XXX的。”


  看着不知客气为何物的古陌,我刚想杵他两句,目光扫过他那快要飞起来的眉角眼梢,到唇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和我爸妈一个年纪的人,能让就让着点吧。


  将目光移向一直安静的南宫耀,他也在看我,接触到我的目光便是了然一笑:“我也有?”


  不知为何,对于南宫耀,我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之前的不亲近感在一起处理过几次涉及到南天的事情之后没有那么重了,但我和他之间的相处,总是没有和其他人来得自然。我有不深入的想过其中的原因,勉强得出一个他太斯文的结论出来。


  不过今天他那破天荒的突然关心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挠挠头,我决定不再多想,从口袋中取出事先给南宫耀准备的礼物。从我手中接过它的时候,南宫耀微微睁大了双眼。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两下:“我觉得你不缺电子器械,配眼镜也不知道你的度数,就……听说你会画画……所以买了个画板……”


  “谢谢,我很喜欢。”南宫耀礼貌地向我道谢。


  我在心中长长出了口气,也不好说他会画画的信息也是我从录音中听来的,便环顾四周,半是为了转移话题,半是出于好奇,问道:“叶青呢,他不在吗?”


  说曹操曹操到,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从门口传来的钥匙开门声。一转身,我恰恰和叶青的目光对个正着。他的目光从我脸上向下移动,突然嗤笑了一声。当下我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就是一抖,下意识就想向后退。撤了半步,我突然想起叶青现在已经是人类,硬生生给顿住了脚步。


  “咳,叶青,我给你选了条领带……”从口袋中取出最后一样礼品,我讪讪道。叶青却没有伸手接我手中的礼品盒,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我,这让我心中惴惴,幸而,这样的心理折磨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从我手中接过了那个盒子。


  “给你选了件衣服,换上。”突然,冰凉的布料从天而降,盖住了我的视线。眼前一片黑暗,我下意识抬手去抓,耳畔又传来叶青的声音,“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领口的东西。”


  领口?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今早妹妹在看到我拎着大包小包后,得知我准备出门见朋友时,突然凑上来的拥抱和她唇角狡黠的笑。

评论(9)

热度(122)